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節



這裡是一座島,四面環水,這個島建于1981年,已有相當規模。其東部

是一片人工種植的植被,椰子樹。



北面沙地淺海,築建成一個天然的海水浴場,浴場邊上又有寬原草坪可供遊

人憩息。



西面是一種很長的牆體防禦建築,形式和牆體相近,牆體鑄的很高,頗爲渾

厚高大。



沿著一條小徑,彎曲盤延,在林木蔥蔥的環繞下,一組古色古香的民族形式

建築聳立在島的正中心。



南面則是碼頭以及停機坪。碼頭邊上伫立著一塊石壁,正中釋然寫著;永泰

島。這個島坐落在陌生的海域,屬于私人島嶼,四面八方盡是水域,極目眺望,

整個永泰島,風景荀燦,壯麗風光。一覽之餘,卻好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籠,除了

南面碼頭停泊著幾艘汽艇,停機坪上一架私人飛機可以載人離開,再無其他。



這就是本書的故事出發場景,這?是邪惡的夢魔,是墮落的篇章,是富人們

的天堂,也是少女的地獄。



……



蕭雨身材窈窕,相貌絕美,因爲工作的原因,她一直很忙,公司經常加班加

點,又工作了一天,蕭雨擡起頭,看了看時間,不禁絕美的臉龐帶上一絲無奈嘀

咕道;



「哦,又是晚上22點,這工作還沒做完,真愁人,算了,忙了一天了,趕

緊回家睡覺吧。」



蕭雨嘀咕著,把手上的文件合上,然後起身,修長的身軀,一伸一展,胸前

的雙乳洶湧澎湃起來,她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除了她再無別人,她微微皺眉,表

情很無奈。



「出租車~ 」蕭雨揮手攔下剛剛經過的出租車,坐了進去,之後跟司機說出

地址後,心?還在嘀咕;



「今天運氣還不錯,一出門就打著車了,看樣子老天對我不薄,嘻嘻。」



車在馬路上疾馳,司機是一個年約三十左右,一臉憨態的模樣,他現在正用

後視鏡看著蕭雨,眼神看起來很正經,不過蕭雨沒有留意的是,他的眼角流露出

絲絲邪氣。他一邊駕駛,一邊用手在旁邊按下一個按鈕,這些蕭雨根本沒有留意。



蕭雨坐在車的後排,她看著馬路邊一顆顆樹木倒退,心道再有五分鍾就到家

了,回家後好好的睡一覺。



「嗯?怎麽回事?那窗外的樹怎麽變得模糊了。」蕭雨喃喃著說出這句話後,

整個人就倒下去了。



司機絲毫沒有驚訝,隻見他帶上藍牙說:「馬六,我是老五,糕點已做好,

我馬上給你送過去。」



「收到,老地方見。」一個微笑模糊的聲音隱隱傳來。



司機也就是老五,他轉頭瞧著昏迷的蕭雨,邪邪的一笑之後,腳一踩油門,

速度提升,加速而去。



馬六吸了一口煙,之後長長的吐了出來,他坐在沙發上,對面的地毯上橫七

豎八,錯落著躺著五個少女。這幾個人都是昏迷不醒,其中大多衣服淩亂,乳房

袒露在外,大的如蟠桃,堅實挺拔,小的如饅頭,秀氣可餐。她們的下身衣褲也

是褪下大半,陰部的毛發有的密如小森林,有的稀薄如剛剛發芽的小草地。



馬六把煙蒂按在煙灰缸?,然後起身,對著地攤上的那些美色,視乎視而不

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表情,唉聲歎氣道;



「還少一個陳媛媛,老闆發下命令了,這次必須把她弄來,可怎麽弄啊,老

闆光管事不做事,這個陳媛媛啊,老闆你知道不,她是個警察,我操,這叫什麽

事。」



馬六一邊嘀咕,一邊看表,晚上七點了,該行動了,情報上說,陳媛媛一般

在晚上八點至九點在東坡鎮地段,他一邊走邊罵;



「老五這個混蛋,拿著蕭雨跟陳媛媛的照片讓他選目標,都怪我馬六看著陳

媛媛長得比蕭雨漂亮,就選擇她了,誰想到倒黴就倒黴這?了。」



東坡鎮。晚上8點。



馬六坐在駕駛室?,他戴著一頂氈帽。雙目一直盯著路邊的大排檔,他有個

習慣,雖然馬六一天能抽三包煙,可是辦事的時候他從來不帶煙,更不抽煙。他

的謹慎來源于從前的一次教訓。



手表的指針指上8。56,這女警,不,陳媛媛就在大排檔那邊,可是人多

怎麽下手呢,情報提示說,九點後陳媛媛就會回警局,因爲她的寢室就在那?,

難不成要老子去警局搶人?開什麽國際玩笑?



馬六有些急了,老闆交代的事如果辦不成,後果想象就發憷,這該怎麽辦呢。

9點了,完了,馬六看著陳媛媛站起身來……



「搶劫啊,抓住那飛車小子,他搶了我項鏈。」一聲驚呼響起。還沒等馬六

醒過神來,他車邊馬路上一輛摩托奔馳而去……



陳媛媛一愣神,她用她那纖細的手整了整戴在頭上的警帽,嘴?嬌喝;



「在姑奶奶面前搶劫?這不是瞧不起人嗎,再怎麽說,姑奶奶也是一名警察。」



陳媛媛一邊說話,一邊奔著馬六這個方向而來,她看著搶劫的摩托已經跑出

很遠,急忙打開車門,對著馬六說;



「警察辦案,給我追前面的那輛車。」



馬六有些發愣,這算什麽事?本來絞盡腦汁想把陳媛媛弄到車?來,可是真

的來了,馬六又不知如何是好了?



隻見陳媛媛坐在副駕駛坐上,手?拿著手槍,這個狀態就算給馬六120個

膽子,馬六也不敢啊。他隻好聽從陳媛媛的指揮發動車追去。



陳媛媛瞅了馬六一眼,說,「你一句話不說,還真相信我呢,。」



馬六呵呵一笑,依然不說話。



陳媛媛手一指道,別跟丟了,隨後她俏目環顧一下車?,說道,你這個車外

表看著不咋的,車?裝修倒是很少見,她手中點著一個按鈕,按了一下道,這個

管什麽用。



馬六起初心一跳,看著陳媛媛的手指按在那個按鈕,他心道,我操,你真是

自己找死,哈哈天助我也。



對著陳媛媛的問話,馬六裝作緊張的神情道,其實他不用裝,本來就這種神

情。



「這個是車內空氣清新用的。」



「哦,還真是,一股很清新的味道。」陳媛媛用秀巧的鼻子使勁的吸了一大

口道。



「唉,那個……,給我頂緊了,別讓他跑了,姑奶奶要……要……。」



陳媛媛還沒說完,就昏迷過去,馬六長長的籲了一口氣,他拿下氈帽,摸下

汗道,如果老子以後都碰這樣的,就舒服了。



……



經過一路轉折,馬六扛著陳媛媛,走進這個偏僻的房屋。地毯上五個少女依

然在沈睡。



他把陳媛媛弄到沙發上,點燃一根煙,抽了起來,再點一根,再點一根,三

根下去,馬六神情恢複正常。



「老五,這個傻逼,嘿嘿,沒想到,老子這麽快就把事辦成了,哈哈。」



馬六瞅著陳媛媛,心道,這妞長的真不賴,就是胸小了點,他看看表,時間

10點零一分,估計老五還需要一段時間,他開始大量起陳媛媛來。



馬六把手伸過去,把陳媛媛的外衣脫去,然後開始解她的寸衣紐扣。



一顆



兩顆



三顆



四顆……



「我操。」



馬六一句咒罵,本來馬六以爲能看到奶罩什麽的,原來是束胸,陳媛媛的胸

部被一層層白色的布纏繞起來,馬六從身上抽出一把刀,直接貼著布的底部,輕

輕一撩,小刀鋒利,馬六割得很有技巧,一看就是駕輕就熟,下一刻……



馬六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隻見……兩隻大白兔蹦了出來,滾圓碩大,沈甸

甸的,一股少女的清香帶著熱氣撲面而來,馬六有些傻了,原先還嘀咕陳媛媛的

胸小,這時候他口吃邊用手摸著陳媛媛的一隻乳房道;



「好大,沈甸甸的,還不下垂,這是胸霸啊,極品,極品啊。陳媛媛,真不

愧是人如其名,又大又圓,還有她的容貌秀麗,典型的蘿莉形態,這真是極品中

的極品啊。」



馬六不能自已,他的手都有些顫抖了,他有些急切的想看看陳媛媛的下身是

什麽樣子,不一會陳媛媛被他拔得精光。



這一刻,馬六整個人都顫抖起來,陳媛媛的肉體毫無瑕疵,好像是一塊完美

的璞玉,上身雙乳隨著她的呼吸,一顫一顫的,不……是一挺一挺的,她的雙乳

好像會呼吸,而她的下身更是好像爲她的上身量身一般,臀部緊湊,大腿渾圓,

小腿修長,小腹沒有一絲贅肉,隨著下移,天,她的陰戶竟然一根毛發都沒有,

陳媛媛的大陰唇緊緊的,呈粉紅色,嬌豔欲滴,隱隱約約才能看到一絲縫隙。



「太完美了,啊,上帝。」



馬六開始有些語無倫次了,他猛的撲上去壓在陳媛媛的玉體上,雙手猛搓著

她的雙乳,馬六用嘴開始舔了起來,從陳媛媛的小嘴到雙乳,小腹,大腿,小腿,

然後他用舌頭開始舔陳媛媛的陰戶。



他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他受不了了,馬六神情有些難以自拔,他掏出他那玉

柱在陳媛媛的陰戶上摩擦著,正欲挺身而入。



「叮鈴鈴」



電話響了,馬六神情一愣,隨之表情大變,差點鑄成大錯,做他們這一行,

老闆曾訂下規矩,貨物可以隨意碰,隨意摸,唯一的就是不能對貨物沾汙,剛才

神智迷糊的馬六差點犯下這點,如果真的做了,那麽馬六相信,以老闆的爲人,

自己除了死,再無其他,而且還是受盡折磨的死,想到這?,馬六頓時醒了,他

起身拿著電話接聽。



「馬六,我是老五,糕點已做好,我馬上給你送過去。」



「收到,老地方見。」馬六沈聲道。



……



挂了電話。馬六穿好衣服,用涼水沖了下臉,之後看著尤物一般的陳媛媛,

他找了件衣服給陳媛媛套上,然後再也不敢瞅陳媛媛一眼,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



老五回來了,看到躺在沙發上的陳媛媛,他表情一愣,道;



「馬六,你小子本事不小啊,警察都小菜一碟,能耐啊。」



「老五,幹我們這一行的,什麽都別提了,總之,今晚……」馬六停頓一下

道;



「今晚也是我的運氣。」



「嗯,貨物齊了,這次的目標一共七個,一會老闆估計就來了,我們隻等交

接完畢,就可以了。」



「好,我們整理一下吧。」馬六說著隨手把一個少女的褲子給拉了上去。



晚上12點。飛機的聲音傳來。馬六老五推著七個大箱子上了飛機,飛機絲

毫沒有停頓,霎時飛上黑夜的虛空。黑夜彌漫下來,一絲動靜也無。



淩晨2點多,飛機降落在永泰島的停機坪上。這個時間對永泰島來說,除了

海浪微微的翻滾聲,除此一片廖靜。



老五與馬六相序把七個箱子移了下來,跟著下來的是一個年約四十開外的壯

碩中年人,他戴著一副墨色眼鏡,即使現在是黑夜,他依然沒有摘下來的意思。



緊接著,幾輛有些新異地沙地客車井然有序的馳來。從車上跳下六個人來,

三男三女。



三個男的,體格強壯,年齡都在三十上下,具是一身黑色皮衣裝束,雖然模

樣平常,但是給人一種邪氣?帶著彪悍。



老五和馬六自從這幾個人下來後,就一副畏畏縮縮,老鼠見了貓一樣。好像

很怕這幾個男的,至于那其中那三個女的,老五跟馬六不時的偷瞄著什麽。



三男三女對著那帶墨鏡的中年行了一個奇怪的禮節,所有的人還是不說話,

現場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老五和馬六趕緊小心翼翼的把箱子搬到車上固定好,之後幾人相續坐上車,

開往永泰島中心一處建築地。



幾分鍾後,車子停在一個類似于檢查中心的房屋。



所有的人下車來,幾個箱子依次排列開來,這時候老五馬六整個神態終于松

弛放松下來。



咔咔咔聲傳來,房頂幾架照明燈閃亮起來,把整個房間照的透亮。



老五弓著腰謙恭的道:「老闆,可以驗貨了?」



墨鏡男微微點頭對著其中一個眉角有道傷疤的男的道:「屠夫,你們驗貨吧!」



那男的也是一點頭,道:「惡魔,準備檢驗單對貨,惡狼準備檢驗是否纰漏。」



「是。」其餘兩個男的同時回應。



「1號2號3號給貨物淨身。」屠夫接著道。



三個女的,同時回答。「是,主人。」



這時候老五偷偷告訴馬六,「真帶勁,啧啧這穿著,看著老子下面就撐得難

受。」



馬六現在哪有空搭理老五,他看的眼都直了,隻見那三個女的也就是所謂的

1。2。3號,她們身材豐潤。面部姣好。她們也是穿著皮衣皮褲,不過她們脖

子上都戴著一個合金項圈,項圈上挂著一個小牌子上面印著相對的數字。



皮衣皮褲把她們的身軀勾勒的玲珑剔透不說,雙乳位置竟然是中空的,一個

小小的圓環穿在乳頭上而皮褲包裹的渾圓臀部,陰戶光溜溜的,那位置竟然也是

袒露在外。這讓馬六看的有些呆了。



屠夫不耐道:「趕緊的驗貨,完了後你喜歡哪個牽著走。」



「是是是,驗貨,驗貨,」馬六慌忙開口。



老五拿出一個隨身電子屏,他擺弄一番指著第一個箱子道。「這個是王麗,

年齡19,現在是個學生,至于是不是處,還需檢驗才能下結論。」



屠夫也拿著一個和老五相似的電子屏,他手一揮:「各就各位,惡魔你查看

一下,惡狼跟上,123準備。」



馬六趕緊打開箱子,?面一個體態嬌小,面容青澀的少女,她雙目緊閉著,

蜷縮在其中。



1號推著一個帶著滑輪的車床過來,惡魔抱起王麗把她擱在上面。



一把鋒利的小刀從惡魔的手中閃爍,圍著王麗的身軀盤旋幾下,之後,一具

赤裸裸,不帶片縷的少女玉體呈現在眼前。



「姓名,王麗。確認無誤。」惡魔口中說著,他手中接過2號遞過來的一個

儀器,然後小心翼翼的挪開王麗的雙腿,把那個儀器一端有些類似膠管的性質插

入王麗那微微張開的陰戶?,植入五厘米後,惡魔開始用手去捏儀器的另一端,

隨著一聲聲『嗤嗤』聲,王麗的陰戶明顯的飽和起來,惡魔插在她體內的膠管在

膨脹起來。



隻聽嘟的一聲。王麗躺著的車床上一個電子屏顯示出一片嬌嫩粉紅的畫面。

這是無線投影,而畫面上那肉呼呼的,帶著嬌嫩绮靡的色彩正是王麗陰戶?的真

實拍攝。



惡魔用手緩緩轉動那插在王麗陰戶的膠管,一層薄薄的壁障,閃爍出若有若

無的光芒,這是一層膜,惡魔目視著屏幕,道。「確認是處女。檢驗完畢。合格。」



屠夫聽到後,拿在他手上的電子屏,隻見他用手輕輕一勾,屏幕上顯示出

『通過』,接著老五手上的電子屏也出現類似的狀態。



「王麗實行『處女養成方案』。屠夫對著1號道;



「下一個。」



「這個是蕭雨,年齡28,職業是公司白領。」老王接口道。



惡魔緊接著開始檢驗,脫衣,查看……



「蕭雨,確認無誤。還是處女,確認無誤。」惡魔檢查完畢道。



「蕭雨實行『處女養成方案。』屠夫繼續道;



對著車床上那窈窕有緻的胴體,在場的人都一副正常的工作心態,沒有一絲

猥瑣流露,這說明他們經過嚴厲的培訓,還有就是紀律的嚴明。



不過雖然表面看不出來,人都有七情六欲,對著這些凹凸火辣,青春有緻,

散發著處女幽香的玉體,想抵禦是不可能的,惡魔等人緊身的皮褲下面早已經撐

起來帳篷,就連那三個女的1。2。3號,也是眼角春風蕩漾,绮靡無限。



現場除了那帶著墨鏡中年人神情正常外,也就老五與屠夫還稍微好點,閑話

不多說,看正文。



1。2。3。號聽從屠夫的命令實行『處女養成方案』開始忙碌起來。



『處女養成方案』是幾個方案?最輕微的一套方案,因爲貨物是原裝的,也

就是處女,所以這個方案盡可能的以保護好貨物損傷,而她們要做的是,先給貨

物做身份標識,其次就是以防貨物損傷等一系列的措施。



一號的工作是,檢驗程序完成後,她推著王麗車床到房間的一側,然後把散

布在車床上的一切破碎的衣物整理收攏,然後抛在一個大垃圾箱子?。第一步確

保貨物身上無異物,這就是所謂的』淨身『二號拿著一些奇怪的裝備,一個和她

脖子相同的合金項圈套在王麗的脖子上,隻聽一聲『咔嚓聲』項圈合了起來,這

個項圈完全鎖死了,一個編號27印在上面。這是身份標識。



她又拿出一個核桃大小的圓球,兩邊都串著一根細繩。隻見一號用手輕輕的

把王麗的櫻口一掰,那珠子被她塞進王麗的口中,之後她把細繩繞道王麗的腦後,

隨手打了一個結,這個是口珠,是以醒後咬舌。這是防患器具。



最後1號用一種奇異的束綁器具,分別套在雙腿與雙手之間,這種器具很奇

特。凡是穿戴上去的人隻能輕微的動一下,不能大幅度的動作。這個也是防患器

具。



「這個是吳雪,年齡20,職業是教室。」



「吳雪,確認無誤。「「處女嘛,經檢查,不是……處女。」惡魔他轉動著

插在吳雪陰戶?的儀器,而車床上的電子屏畫面顯示有些深紅的肉色,被儀器撐

起來的陰戶,一覽無餘,顯得空蕩蕩的,沒有那所謂的一層膜,惡魔再次對比道;



屠夫眉角一頓,這跟檢驗有些不符,屠夫一時也有些難辦起來。



……



永泰島其實是一座私人培訓調教基地,專門給那些富豪們提供淫樂,而能被

選到在場的少女,也就是貨物,都是經過嚴格的挑選,相貌、氣質、身材、包括

全身上下的一切都非常嚴格,這其中就包括是不是處女,不是處女的話,貨物就

低了一個檔次。



老五一哆嗦,連忙開口道:「這……,不是我,是……。」



他有些怕,他怕吳雪的事牽扯到他的身上,原因很簡單,他怕屠夫誤會是他

給吳雪破的處。



惡魔道:「經檢驗,吳雪失身應該是在2。- 3年,也就是估計在15- 1

7歲。」



墨鏡中年人發話了。「這個是情報部門的疏忽,屠夫就這樣吧,吳雪實行

『熟女養成方案』吧。」



屠夫點頭道:「好,隻能這樣了,」



老五終于松了一口氣。



『熟女養成方案』顧名思義,是屬于永泰島培訓的一個項目,熟女意思就是,

不是處女的貨物向著成熟靠攏,而熟女養成計劃,是指經過一系列的嚴格培訓加

調教,隻要熟女養成了,她會聽出主人的一切指令。



還有『處女養成方案』『人婦養成方案』『蘿莉養成方案』這些其中內容大

同小異,唯一的就是養成後,不管你是處女也好,蘿莉也好,熟女也好,都會對

主人言聽計從。



「三號,吳雪實行』熟女養成方案『,至于她的裝束嘛……」屠夫看了看吳

雪赤裸的軀體,吳雪身高大約1。70以上,屬于高挑型。她的身材均稱,非常

完美,至于下身那陰戶的位置微微的裂開一道縫隙,屠夫繼續道;



「裝束給她一副『中流砥柱』。」



「是,主人。」三號立即道。



『中流砥柱』顧名思義,也就是一種自制的內褲模樣,材料屬于軟鋼性質,

非常結實。這種器具中間立著一根玉柱,隻要穿上這個器具的人,玉柱必需要插

進陰戶?,跟身體結合,而器具上有精密的密碼鎖,穿上後鎖死,不知道密碼是

脫不下來的。



而『中流砥柱』還有其他一個意思,中流意思是指玉柱的長度是13cm,

直徑5cm,這個尺寸相對來說已經很長了,還有『小流砥柱』長9cm。直徑

3cm,『大流砥柱』長17cm直徑6CM,更有『雙流砥柱』這個是帶有兩

個玉柱,一個插進陰戶,一個插進肛門。先說到這?吧,言歸正傳。



三號看著躺在車床上的吳雪。人確實是尤物,隻可惜不是處女,『熟女養成

方案』,一想到這?三號就有些變化,想不到主人要給初來的吳雪上一副『中流

砥柱』也不知道她能否受得了。



一般來說,初次都是上『小流砥柱』以期達到適應後才會上『中流砥柱』,

而吳雪第一次竟然……這說明屠夫也就是主人很生氣。



三號輕微的搖頭,她拿著器具,緩緩的套在吳雪的腿上,慢慢的拖到大腿根

部,中間那個玉柱恰好頂著吳麗的陰戶。、三號用手掰開吳雪的陰戶,?面粉紅

的唇肉露了出來,縫隙慢慢隨著三號的手開始擴大,她熟練的把玉柱的頭部摩擦

起王雪的陰戶,慢慢往上擠壓著,很快,玉柱的頭部被吳雪的陰戶吞沒。



吳雪的陰戶很緊,加上玉柱本來就粗,現在看起來,吳雪的陰戶繃得緊緊的,

牢牢的蜷在陰戶上。



三號一點一點的推進,13cm的玉柱緩緩的被吳雪的陰戶包容,還剩下2

cm,再也進不去了,三號知道是抵住玉璧了,隻好收緊道具的三個端。



隻聽又一聲『咔擦聲』,器具鎖上的聲音傳來,13cm的玉柱竟然突進吳

雪的陰戶?去了,吳雪那昏睡的表情帶上一絲痛苦,這器具顯然刺激到了她。不

過她依然還在昏睡中。。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絕對服從(序~3)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節



這裡是一座島,四面環水,這個島建于1981年,已有相當規模。其東部

是一片人工種植的植被,椰子樹。



北面沙地淺海,築建成一個天然的海水浴場,浴場邊上又有寬原草坪可供遊

人憩息。



西面是一種很長的牆體防禦建築,形式和牆體相近,牆體鑄的很高,頗爲渾

厚高大。



沿著一條小徑,彎曲盤延,在林木蔥蔥的環繞下,一組古色古香的民族形式

建築聳立在島的正中心。



南面則是碼頭以及停機坪。碼頭邊上伫立著一塊石壁,正中釋然寫著;永泰

島。這個島坐落在陌生的海域,屬于私人島嶼,四面八方盡是水域,極目眺望,

整個永泰島,風景荀燦,壯麗風光。一覽之餘,卻好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籠,除了

南面碼頭停泊著幾艘汽艇,停機坪上一架私人飛機可以載人離開,再無其他。



這就是本書的故事出發場景,這?是邪惡的夢魔,是墮落的篇章,是富人們

的天堂,也是少女的地獄。



……



蕭雨身材窈窕,相貌絕美,因爲工作的原因,她一直很忙,公司經常加班加

點,又工作了一天,蕭雨擡起頭,看了看時間,不禁絕美的臉龐帶上一絲無奈嘀

咕道;



「哦,又是晚上22點,這工作還沒做完,真愁人,算了,忙了一天了,趕

緊回家睡覺吧。」



蕭雨嘀咕著,把手上的文件合上,然後起身,修長的身軀,一伸一展,胸前

的雙乳洶湧澎湃起來,她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除了她再無別人,她微微皺眉,表

情很無奈。



「出租車~ 」蕭雨揮手攔下剛剛經過的出租車,坐了進去,之後跟司機說出

地址後,心?還在嘀咕;



「今天運氣還不錯,一出門就打著車了,看樣子老天對我不薄,嘻嘻。」



車在馬路上疾馳,司機是一個年約三十左右,一臉憨態的模樣,他現在正用

後視鏡看著蕭雨,眼神看起來很正經,不過蕭雨沒有留意的是,他的眼角流露出

絲絲邪氣。他一邊駕駛,一邊用手在旁邊按下一個按鈕,這些蕭雨根本沒有留意。



蕭雨坐在車的後排,她看著馬路邊一顆顆樹木倒退,心道再有五分鍾就到家

了,回家後好好的睡一覺。



「嗯?怎麽回事?那窗外的樹怎麽變得模糊了。」蕭雨喃喃著說出這句話後,

整個人就倒下去了。



司機絲毫沒有驚訝,隻見他帶上藍牙說:「馬六,我是老五,糕點已做好,

我馬上給你送過去。」



「收到,老地方見。」一個微笑模糊的聲音隱隱傳來。



司機也就是老五,他轉頭瞧著昏迷的蕭雨,邪邪的一笑之後,腳一踩油門,

速度提升,加速而去。



馬六吸了一口煙,之後長長的吐了出來,他坐在沙發上,對面的地毯上橫七

豎八,錯落著躺著五個少女。這幾個人都是昏迷不醒,其中大多衣服淩亂,乳房

袒露在外,大的如蟠桃,堅實挺拔,小的如饅頭,秀氣可餐。她們的下身衣褲也

是褪下大半,陰部的毛發有的密如小森林,有的稀薄如剛剛發芽的小草地。



馬六把煙蒂按在煙灰缸?,然後起身,對著地攤上的那些美色,視乎視而不

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表情,唉聲歎氣道;



「還少一個陳媛媛,老闆發下命令了,這次必須把她弄來,可怎麽弄啊,老

闆光管事不做事,這個陳媛媛啊,老闆你知道不,她是個警察,我操,這叫什麽

事。」



馬六一邊嘀咕,一邊看表,晚上七點了,該行動了,情報上說,陳媛媛一般

在晚上八點至九點在東坡鎮地段,他一邊走邊罵;



「老五這個混蛋,拿著蕭雨跟陳媛媛的照片讓他選目標,都怪我馬六看著陳

媛媛長得比蕭雨漂亮,就選擇她了,誰想到倒黴就倒黴這?了。」



東坡鎮。晚上8點。



馬六坐在駕駛室?,他戴著一頂氈帽。雙目一直盯著路邊的大排檔,他有個

習慣,雖然馬六一天能抽三包煙,可是辦事的時候他從來不帶煙,更不抽煙。他

的謹慎來源于從前的一次教訓。



手表的指針指上8。56,這女警,不,陳媛媛就在大排檔那邊,可是人多

怎麽下手呢,情報提示說,九點後陳媛媛就會回警局,因爲她的寢室就在那?,

難不成要老子去警局搶人?開什麽國際玩笑?



馬六有些急了,老闆交代的事如果辦不成,後果想象就發憷,這該怎麽辦呢。

9點了,完了,馬六看著陳媛媛站起身來……



「搶劫啊,抓住那飛車小子,他搶了我項鏈。」一聲驚呼響起。還沒等馬六

醒過神來,他車邊馬路上一輛摩托奔馳而去……



陳媛媛一愣神,她用她那纖細的手整了整戴在頭上的警帽,嘴?嬌喝;



「在姑奶奶面前搶劫?這不是瞧不起人嗎,再怎麽說,姑奶奶也是一名警察。」



陳媛媛一邊說話,一邊奔著馬六這個方向而來,她看著搶劫的摩托已經跑出

很遠,急忙打開車門,對著馬六說;



「警察辦案,給我追前面的那輛車。」



馬六有些發愣,這算什麽事?本來絞盡腦汁想把陳媛媛弄到車?來,可是真

的來了,馬六又不知如何是好了?



隻見陳媛媛坐在副駕駛坐上,手?拿著手槍,這個狀態就算給馬六120個

膽子,馬六也不敢啊。他隻好聽從陳媛媛的指揮發動車追去。



陳媛媛瞅了馬六一眼,說,「你一句話不說,還真相信我呢,。」



馬六呵呵一笑,依然不說話。



陳媛媛手一指道,別跟丟了,隨後她俏目環顧一下車?,說道,你這個車外

表看著不咋的,車?裝修倒是很少見,她手中點著一個按鈕,按了一下道,這個

管什麽用。



馬六起初心一跳,看著陳媛媛的手指按在那個按鈕,他心道,我操,你真是

自己找死,哈哈天助我也。



對著陳媛媛的問話,馬六裝作緊張的神情道,其實他不用裝,本來就這種神

情。



「這個是車內空氣清新用的。」



「哦,還真是,一股很清新的味道。」陳媛媛用秀巧的鼻子使勁的吸了一大

口道。



「唉,那個……,給我頂緊了,別讓他跑了,姑奶奶要……要……。」



陳媛媛還沒說完,就昏迷過去,馬六長長的籲了一口氣,他拿下氈帽,摸下

汗道,如果老子以後都碰這樣的,就舒服了。



……



經過一路轉折,馬六扛著陳媛媛,走進這個偏僻的房屋。地毯上五個少女依

然在沈睡。



他把陳媛媛弄到沙發上,點燃一根煙,抽了起來,再點一根,再點一根,三

根下去,馬六神情恢複正常。



「老五,這個傻逼,嘿嘿,沒想到,老子這麽快就把事辦成了,哈哈。」



馬六瞅著陳媛媛,心道,這妞長的真不賴,就是胸小了點,他看看表,時間

10點零一分,估計老五還需要一段時間,他開始大量起陳媛媛來。



馬六把手伸過去,把陳媛媛的外衣脫去,然後開始解她的寸衣紐扣。



一顆



兩顆



三顆



四顆……



「我操。」



馬六一句咒罵,本來馬六以爲能看到奶罩什麽的,原來是束胸,陳媛媛的胸

部被一層層白色的布纏繞起來,馬六從身上抽出一把刀,直接貼著布的底部,輕

輕一撩,小刀鋒利,馬六割得很有技巧,一看就是駕輕就熟,下一刻……



馬六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隻見……兩隻大白兔蹦了出來,滾圓碩大,沈甸

甸的,一股少女的清香帶著熱氣撲面而來,馬六有些傻了,原先還嘀咕陳媛媛的

胸小,這時候他口吃邊用手摸著陳媛媛的一隻乳房道;



「好大,沈甸甸的,還不下垂,這是胸霸啊,極品,極品啊。陳媛媛,真不

愧是人如其名,又大又圓,還有她的容貌秀麗,典型的蘿莉形態,這真是極品中

的極品啊。」



馬六不能自已,他的手都有些顫抖了,他有些急切的想看看陳媛媛的下身是

什麽樣子,不一會陳媛媛被他拔得精光。



這一刻,馬六整個人都顫抖起來,陳媛媛的肉體毫無瑕疵,好像是一塊完美

的璞玉,上身雙乳隨著她的呼吸,一顫一顫的,不……是一挺一挺的,她的雙乳

好像會呼吸,而她的下身更是好像爲她的上身量身一般,臀部緊湊,大腿渾圓,

小腿修長,小腹沒有一絲贅肉,隨著下移,天,她的陰戶竟然一根毛發都沒有,

陳媛媛的大陰唇緊緊的,呈粉紅色,嬌豔欲滴,隱隱約約才能看到一絲縫隙。



「太完美了,啊,上帝。」



馬六開始有些語無倫次了,他猛的撲上去壓在陳媛媛的玉體上,雙手猛搓著

她的雙乳,馬六用嘴開始舔了起來,從陳媛媛的小嘴到雙乳,小腹,大腿,小腿,

然後他用舌頭開始舔陳媛媛的陰戶。



他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他受不了了,馬六神情有些難以自拔,他掏出他那玉

柱在陳媛媛的陰戶上摩擦著,正欲挺身而入。



「叮鈴鈴」



電話響了,馬六神情一愣,隨之表情大變,差點鑄成大錯,做他們這一行,

老闆曾訂下規矩,貨物可以隨意碰,隨意摸,唯一的就是不能對貨物沾汙,剛才

神智迷糊的馬六差點犯下這點,如果真的做了,那麽馬六相信,以老闆的爲人,

自己除了死,再無其他,而且還是受盡折磨的死,想到這?,馬六頓時醒了,他

起身拿著電話接聽。



「馬六,我是老五,糕點已做好,我馬上給你送過去。」



「收到,老地方見。」馬六沈聲道。



……



挂了電話。馬六穿好衣服,用涼水沖了下臉,之後看著尤物一般的陳媛媛,

他找了件衣服給陳媛媛套上,然後再也不敢瞅陳媛媛一眼,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



老五回來了,看到躺在沙發上的陳媛媛,他表情一愣,道;



「馬六,你小子本事不小啊,警察都小菜一碟,能耐啊。」



「老五,幹我們這一行的,什麽都別提了,總之,今晚……」馬六停頓一下

道;



「今晚也是我的運氣。」



「嗯,貨物齊了,這次的目標一共七個,一會老闆估計就來了,我們隻等交

接完畢,就可以了。」



「好,我們整理一下吧。」馬六說著隨手把一個少女的褲子給拉了上去。



晚上12點。飛機的聲音傳來。馬六老五推著七個大箱子上了飛機,飛機絲

毫沒有停頓,霎時飛上黑夜的虛空。黑夜彌漫下來,一絲動靜也無。



淩晨2點多,飛機降落在永泰島的停機坪上。這個時間對永泰島來說,除了

海浪微微的翻滾聲,除此一片廖靜。



老五與馬六相序把七個箱子移了下來,跟著下來的是一個年約四十開外的壯

碩中年人,他戴著一副墨色眼鏡,即使現在是黑夜,他依然沒有摘下來的意思。



緊接著,幾輛有些新異地沙地客車井然有序的馳來。從車上跳下六個人來,

三男三女。



三個男的,體格強壯,年齡都在三十上下,具是一身黑色皮衣裝束,雖然模

樣平常,但是給人一種邪氣?帶著彪悍。



老五和馬六自從這幾個人下來後,就一副畏畏縮縮,老鼠見了貓一樣。好像

很怕這幾個男的,至于那其中那三個女的,老五跟馬六不時的偷瞄著什麽。



三男三女對著那帶墨鏡的中年行了一個奇怪的禮節,所有的人還是不說話,

現場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老五和馬六趕緊小心翼翼的把箱子搬到車上固定好,之後幾人相續坐上車,

開往永泰島中心一處建築地。



幾分鍾後,車子停在一個類似于檢查中心的房屋。



所有的人下車來,幾個箱子依次排列開來,這時候老五馬六整個神態終于松

弛放松下來。



咔咔咔聲傳來,房頂幾架照明燈閃亮起來,把整個房間照的透亮。



老五弓著腰謙恭的道:「老闆,可以驗貨了?」



墨鏡男微微點頭對著其中一個眉角有道傷疤的男的道:「屠夫,你們驗貨吧!」



那男的也是一點頭,道:「惡魔,準備檢驗單對貨,惡狼準備檢驗是否纰漏。」



「是。」其餘兩個男的同時回應。



「1號2號3號給貨物淨身。」屠夫接著道。



三個女的,同時回答。「是,主人。」



這時候老五偷偷告訴馬六,「真帶勁,啧啧這穿著,看著老子下面就撐得難

受。」



馬六現在哪有空搭理老五,他看的眼都直了,隻見那三個女的也就是所謂的

1。2。3號,她們身材豐潤。面部姣好。她們也是穿著皮衣皮褲,不過她們脖

子上都戴著一個合金項圈,項圈上挂著一個小牌子上面印著相對的數字。



皮衣皮褲把她們的身軀勾勒的玲珑剔透不說,雙乳位置竟然是中空的,一個

小小的圓環穿在乳頭上而皮褲包裹的渾圓臀部,陰戶光溜溜的,那位置竟然也是

袒露在外。這讓馬六看的有些呆了。



屠夫不耐道:「趕緊的驗貨,完了後你喜歡哪個牽著走。」



「是是是,驗貨,驗貨,」馬六慌忙開口。



老五拿出一個隨身電子屏,他擺弄一番指著第一個箱子道。「這個是王麗,

年齡19,現在是個學生,至于是不是處,還需檢驗才能下結論。」



屠夫也拿著一個和老五相似的電子屏,他手一揮:「各就各位,惡魔你查看

一下,惡狼跟上,123準備。」



馬六趕緊打開箱子,?面一個體態嬌小,面容青澀的少女,她雙目緊閉著,

蜷縮在其中。



1號推著一個帶著滑輪的車床過來,惡魔抱起王麗把她擱在上面。



一把鋒利的小刀從惡魔的手中閃爍,圍著王麗的身軀盤旋幾下,之後,一具

赤裸裸,不帶片縷的少女玉體呈現在眼前。



「姓名,王麗。確認無誤。」惡魔口中說著,他手中接過2號遞過來的一個

儀器,然後小心翼翼的挪開王麗的雙腿,把那個儀器一端有些類似膠管的性質插

入王麗那微微張開的陰戶?,植入五厘米後,惡魔開始用手去捏儀器的另一端,

隨著一聲聲『嗤嗤』聲,王麗的陰戶明顯的飽和起來,惡魔插在她體內的膠管在

膨脹起來。



隻聽嘟的一聲。王麗躺著的車床上一個電子屏顯示出一片嬌嫩粉紅的畫面。

這是無線投影,而畫面上那肉呼呼的,帶著嬌嫩绮靡的色彩正是王麗陰戶?的真

實拍攝。



惡魔用手緩緩轉動那插在王麗陰戶的膠管,一層薄薄的壁障,閃爍出若有若

無的光芒,這是一層膜,惡魔目視著屏幕,道。「確認是處女。檢驗完畢。合格。」



屠夫聽到後,拿在他手上的電子屏,隻見他用手輕輕一勾,屏幕上顯示出

『通過』,接著老五手上的電子屏也出現類似的狀態。



「王麗實行『處女養成方案』。屠夫對著1號道;



「下一個。」



「這個是蕭雨,年齡28,職業是公司白領。」老王接口道。



惡魔緊接著開始檢驗,脫衣,查看……



「蕭雨,確認無誤。還是處女,確認無誤。」惡魔檢查完畢道。



「蕭雨實行『處女養成方案。』屠夫繼續道;



對著車床上那窈窕有緻的胴體,在場的人都一副正常的工作心態,沒有一絲

猥瑣流露,這說明他們經過嚴厲的培訓,還有就是紀律的嚴明。



不過雖然表面看不出來,人都有七情六欲,對著這些凹凸火辣,青春有緻,

散發著處女幽香的玉體,想抵禦是不可能的,惡魔等人緊身的皮褲下面早已經撐

起來帳篷,就連那三個女的1。2。3號,也是眼角春風蕩漾,绮靡無限。



現場除了那帶著墨鏡中年人神情正常外,也就老五與屠夫還稍微好點,閑話

不多說,看正文。



1。2。3。號聽從屠夫的命令實行『處女養成方案』開始忙碌起來。



『處女養成方案』是幾個方案?最輕微的一套方案,因爲貨物是原裝的,也

就是處女,所以這個方案盡可能的以保護好貨物損傷,而她們要做的是,先給貨

物做身份標識,其次就是以防貨物損傷等一系列的措施。



一號的工作是,檢驗程序完成後,她推著王麗車床到房間的一側,然後把散

布在車床上的一切破碎的衣物整理收攏,然後抛在一個大垃圾箱子?。第一步確

保貨物身上無異物,這就是所謂的』淨身『二號拿著一些奇怪的裝備,一個和她

脖子相同的合金項圈套在王麗的脖子上,隻聽一聲『咔嚓聲』項圈合了起來,這

個項圈完全鎖死了,一個編號27印在上面。這是身份標識。



她又拿出一個核桃大小的圓球,兩邊都串著一根細繩。隻見一號用手輕輕的

把王麗的櫻口一掰,那珠子被她塞進王麗的口中,之後她把細繩繞道王麗的腦後,

隨手打了一個結,這個是口珠,是以醒後咬舌。這是防患器具。



最後1號用一種奇異的束綁器具,分別套在雙腿與雙手之間,這種器具很奇

特。凡是穿戴上去的人隻能輕微的動一下,不能大幅度的動作。這個也是防患器

具。



「這個是吳雪,年齡20,職業是教室。」



「吳雪,確認無誤。「「處女嘛,經檢查,不是……處女。」惡魔他轉動著

插在吳雪陰戶?的儀器,而車床上的電子屏畫面顯示有些深紅的肉色,被儀器撐

起來的陰戶,一覽無餘,顯得空蕩蕩的,沒有那所謂的一層膜,惡魔再次對比道;



屠夫眉角一頓,這跟檢驗有些不符,屠夫一時也有些難辦起來。



……



永泰島其實是一座私人培訓調教基地,專門給那些富豪們提供淫樂,而能被

選到在場的少女,也就是貨物,都是經過嚴格的挑選,相貌、氣質、身材、包括

全身上下的一切都非常嚴格,這其中就包括是不是處女,不是處女的話,貨物就

低了一個檔次。



老五一哆嗦,連忙開口道:「這……,不是我,是……。」



他有些怕,他怕吳雪的事牽扯到他的身上,原因很簡單,他怕屠夫誤會是他

給吳雪破的處。



惡魔道:「經檢驗,吳雪失身應該是在2。- 3年,也就是估計在15- 1

7歲。」



墨鏡中年人發話了。「這個是情報部門的疏忽,屠夫就這樣吧,吳雪實行

『熟女養成方案』吧。」



屠夫點頭道:「好,隻能這樣了,」



老五終于松了一口氣。



『熟女養成方案』顧名思義,是屬于永泰島培訓的一個項目,熟女意思就是,

不是處女的貨物向著成熟靠攏,而熟女養成計劃,是指經過一系列的嚴格培訓加

調教,隻要熟女養成了,她會聽出主人的一切指令。



還有『處女養成方案』『人婦養成方案』『蘿莉養成方案』這些其中內容大

同小異,唯一的就是養成後,不管你是處女也好,蘿莉也好,熟女也好,都會對

主人言聽計從。



「三號,吳雪實行』熟女養成方案『,至于她的裝束嘛……」屠夫看了看吳

雪赤裸的軀體,吳雪身高大約1。70以上,屬于高挑型。她的身材均稱,非常

完美,至于下身那陰戶的位置微微的裂開一道縫隙,屠夫繼續道;



「裝束給她一副『中流砥柱』。」



「是,主人。」三號立即道。



『中流砥柱』顧名思義,也就是一種自制的內褲模樣,材料屬于軟鋼性質,

非常結實。這種器具中間立著一根玉柱,隻要穿上這個器具的人,玉柱必需要插

進陰戶?,跟身體結合,而器具上有精密的密碼鎖,穿上後鎖死,不知道密碼是

脫不下來的。



而『中流砥柱』還有其他一個意思,中流意思是指玉柱的長度是13cm,

直徑5cm,這個尺寸相對來說已經很長了,還有『小流砥柱』長9cm。直徑

3cm,『大流砥柱』長17cm直徑6CM,更有『雙流砥柱』這個是帶有兩

個玉柱,一個插進陰戶,一個插進肛門。先說到這?吧,言歸正傳。



三號看著躺在車床上的吳雪。人確實是尤物,隻可惜不是處女,『熟女養成

方案』,一想到這?三號就有些變化,想不到主人要給初來的吳雪上一副『中流

砥柱』也不知道她能否受得了。



一般來說,初次都是上『小流砥柱』以期達到適應後才會上『中流砥柱』,

而吳雪第一次竟然……這說明屠夫也就是主人很生氣。



三號輕微的搖頭,她拿著器具,緩緩的套在吳雪的腿上,慢慢的拖到大腿根

部,中間那個玉柱恰好頂著吳麗的陰戶。、三號用手掰開吳雪的陰戶,?面粉紅

的唇肉露了出來,縫隙慢慢隨著三號的手開始擴大,她熟練的把玉柱的頭部摩擦

起王雪的陰戶,慢慢往上擠壓著,很快,玉柱的頭部被吳雪的陰戶吞沒。



吳雪的陰戶很緊,加上玉柱本來就粗,現在看起來,吳雪的陰戶繃得緊緊的,

牢牢的蜷在陰戶上。



三號一點一點的推進,13cm的玉柱緩緩的被吳雪的陰戶包容,還剩下2

cm,再也進不去了,三號知道是抵住玉璧了,隻好收緊道具的三個端。



隻聽又一聲『咔擦聲』,器具鎖上的聲音傳來,13cm的玉柱竟然突進吳

雪的陰戶?去了,吳雪那昏睡的表情帶上一絲痛苦,這器具顯然刺激到了她。不

過她依然還在昏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