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董,在一间客户服务公司里工作了3年多,我的部门里有一位50岁的主管,两个女同事,分別是40岁,巳婚的艾莎姐和28岁的小姿,两人的共同点,就是身材特別好,都是我平常自己来的幻想对象,这也是我不想离职的原因。
我因为自己独自租房生活,所以艾莎姐很照顾我,下班后常叫我去她家吃饭。时间久了,我跟艾莎姐的先生与儿子都很已熟了,进出艾莎姐家像在走厨房一样,平常或假日我有事沒事都往她家里,而艾莎姐待我也像弟弟一样。
这一天星期六,早上大约10点,我也是无聊,因此一如往常,往艾莎姐家去了。到了艾莎姐家,我在楼下按电铃,等了约莫一下,沒人开门,奇怪,要平常她儿子早就开门让我进去了,再按一次,对讲机终于出声了:「谁啊!?」(正是艾莎姐的声音)。
「喔!艾莎姐,是我、小董啊。」
艾莎姐在对讲机里说:「你等一下,我帮你开门。」
一下子,艾莎姐下来了,但她门一开,我眼睛为之一亮,她可能还在睡又不好意思让我等太久,因此穿着透明的粉红色睡袍下来开门 ,一眼全看透,秀出了李姐美好的身材和里面黑色的内衣裤;估计她身材应该是36D,27,36。
我马上很礼貌地跟艾莎姐门招唿:「早!」
但我早已经失神了,只有在网路看看美女图或A片,好久沒见到真材实料了。我恍神着,眼睛钉着艾莎姐身上看,而她也注意到,但可能是她一直以来都把我当弟弟看待,因此她敲了一下我的头,说到:「你…太久沒碰女孩子了喔、早!」
进到客厅、艾莎姐先去厨房到了一杯水顺手拿了报纸给我,但打从一进门我跟在她后面上楼,我眼睛一直沒离开她身上,而我的隋具也打从一进门就升旗了,而艾莎姐东西拿给我后转身就进房去,可能也不好意思这样的穿着继续在我面前了。而我则翻翻报纸。
不一会儿、艾莎姐从房间出来,着白色的T恤,下面则穿一件运动裤:「吃过早餐沒?」
「吃过了,刚哥和小伟(艾莎姐的先生儿子)呢?」我问着。
艾莎姐说:「他们回乡下去了,今天乡下在热鬧,他们回去吃办桌了。」
「喔!那艾莎姐妳怎么沒回去啊?」
艾莎姐说:「沒,因为我下午要去同学会,老同学从国外回来,很久沒见面了,难得机会,所以我就沒跟他们回去了,到是你,那么早跑来,又想找我老公下棋吗?」
艾莎姐边说边泡咖啡,而我就坐她正对面的沙发上。当她弯腰到桌底下拿咖啡时,她领口的上衣若隐若现,D罩杯的好身材,又现在我眼前。
「嗯、对啊,想说一大早沒什么事,找刚哥下下棋,打发打发一下时间。」边说着、我眼睛一直离不开艾莎姐姐的领口。而我刚放松的裤裆一下又顶起了。
艾莎姐道:「好吧!反正我空着也是无聊,我陪你下棋吧。来、你去书房把棋盘跟棋子拿出来。」
「好!」我先喝杯水降降温,便起身走进书房拿象棋,但奇怪,今天象棋怎么不见了,以往都放在柜子上的。
我随口问:「艾莎姐!象棋怎么不见了?」
艾莎姐说:「对了!昨天我老公他朋友来有玩,我把它收起来了。」说完,她走进来,在另一个柜子上拿出;可能是我跟在她后面靠她太进,她拿到一转身便撞到我,手上的象棋便散落满地。
「啊…对不起!」我说着。
「沒关系!赶快捡一捡。」艾莎姐说完便弯下腰,手与膝盖着地,开始捡象棋。
而我也赶快蹲下捡,但打从艾莎姐一弯下她的领口开放,36D的乳房又现在我眼前。我马乎着捡棋子,眼睛完全沒离开她的乳房,真是漂亮。
捡着捡着,艾莎姐顺着捡棋子的方向而转过身,变成臀部向我,而我在她身后,有点失望,但从后面看,她不大不小的屁股,实在让我受不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决定豁出去了。
「艾莎姐!」我叩完之后,由于艾莎姐蹲着背向我,我直接将她的内裤与运动短裤拉下,剎那间,她的小穴成现在我眼前,而艾莎姐可能也是吓到,立刻转身坐在地上顺势要 将裤子拉起,我则向她扑上去,将艾莎姐压在地上。此时,兽性大发,而艾莎姐挣扎着,试着将我推开,但此刻她的力量怎么有可能大过我,也可能还顾虑着怕太大力伤到我,因此、我轻易的将她压制住。
「小董,不要啊…你不能乱来啊…我是艾莎姐啊。」
我哪听的进去,我的左手早已伸进艾莎姐的衣服内隔着胸罩抓住她的乳房,右手则迅速的将我的裤子退去,我憋了很久的粗可恶的阳具,蹦的一下弹了出来,将粗大的阳具对准了艾莎姐的穴,正准备向前顶。
而艾莎姐挣扎着,心一急、手直接就从我的脸颊打了一巴掌:「小董、你不能这样。」
而我也吓到,突然间艾莎姐把我推开,起身将裤子拉起转身往她的房间跑进去,把自己锁住;只剩我恍神着坐在书房,眼下我自己也吓住,不知如何是好?
约莫过了一下,我起身将裤子穿上,走向艾莎姐房门外,对艾莎姐说:「艾莎姐、对不起!」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艾莎姐在房里大声叫着。
「对不起!」说完我直接离开了。回到了家里我一直回想,虽然很对不起艾莎姐,但她的D级的乳房握在手中那美好的感觉,让我的阳具又发涨了,只好幻想着,自己来自慰解决。
自那事件后,艾莎姐对我变的很冷淡,在公司不会跟我讲话,更不用说下班找我去她家吃饭。
后来过了半年,到了公司一年一度的聚餐,由于这次的聚会改在別的地方举办,因此我要下午就要到地铁站集合出发,而公司举办活动,只要是直系血亲皆可参加,就这样艾莎姐带着她老公与小孩参加。
当天我提早到了地铁站,等了一会而突然有人叫我,「小董…」我转身一看,原来是艾莎姐她老公。
「你好!刚哥。」我回答着。
「嘿…你怎么那么久沒来我们家了,我还以为你离职了,问艾莎她也不讲;怎样最近好不好啊,等会我有带象棋上车后再来战个三百回合。」
而我看着象棋,让我又想到那事,心想、艾莎姐应该是沒把事情说出。还好,不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转头看着艾莎姐顺说到:「艾莎姐、你好!」
艾莎姐摆臭脸转头不理我,只有小伟跑过来抱住我说:「小董哥哥你为什么那么久沒来家里玩了。」
而艾莎姐很快的动作便把小伟拉走说到:「你午餐赶快吃一吃,不要去吵別人。」
而接着大伙也都到了,上了地铁,一路开往目的地了。到了饭店,放好了行李,就准备参加餐会了。
每年聚会,因为不用开车,又住饭店,喝醉就直接回房睡觉,因此每年董事长都带头冲,而今年也不例外,通常吃完饭,有小孩的,妈妈会先带回房睡觉,因为一定 继续喝,每次都搞到很晚才结束,而艾莎姐也早早就带小伟回房睡了。
酒过三巡后,大家也差不多醉了,尤其艾莎姐的老公,酒量很差,每次也醉第一个,从我进公司,每年都是我扛他回房睡。结束后,我按照往例,将刚哥扛回房「叮噹!」我按着电铃。
艾莎姐开门,便骂:「又喝成这样,又不是你聚会,每年都喝醉。」说完,便将刚哥的手撑起搭在肩膀上,我俩便一起把他扛到床上,然后艾莎姐则将他把鞋子脱掉。而我则站在床边帮忙,我和艾莎姐合力将刚哥身上的衣服、裤子除去,剩下四角内裤。过程中,我眼睛不忘从李姐的领口瞧瞧她的乳房。完成后艾莎姐看我可能也喝多了,先倒了一杯热水给我,然后弄了一条热毛巾将刚哥的身子擦拭。
我开口说:「艾莎姐,那一次真对不起…」
「不用讲了,你也喝多了,热茶喝完赶紧回房睡觉了。」
可能晚上我真的喝很多,一瞬间我想要吐,便迅速冲进厕所找马桶。而艾莎姐则跟进来在我后面拍着我的背,说到:「为什么要喝那么多。」拿了条毛巾给我擦拭。
我吐完起身,跌跌撞撞的要回房,艾莎姐走过来扶着我说:「你看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那么爱喝,我扶你回房。」便把我的手撑在她的肩上,问我住几号房。
「702」说完我把钥匙给艾莎姐,往我的房间走去。我给艾莎姐撑着,我的手有意无意促摸她的胸部,而她的髮香加上阵阵体香…我已经快崩溃了,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本能的反应对我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裤子里的阳具和我的神经一样处于崩溃边缘。进入房间后,艾莎姐把我扶至床边,我假装绊了一下,冲到她身上,可能用扑比较准确,顺势将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艾莎姐带着责怪的目光看着我,说到:「你不要再乱来。」
酒精作怪、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在床上将硬邦邦的下体紧贴在艾莎姐的下体…
艾莎姐吃惊不小,拼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挣脱。我紧紧地抱住艾莎姐,并将嘴贴近她的耳根,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身子颤抖了,同时嘴裏发出压抑的闷哼,并左右勐摆,想挣脱我。
「艾莎姐,我好喜欢你」说完一只手将艾莎的双手紧紧扣住,并上伸压在床上,另一只手滑向她的胸前,那两个36D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弹跳着一会儿併拢,一会儿分开,并随意变换着形状,我已经无法控制手上的力量。
艾莎姐大叫着:「小董你別乱来,不要啊…」但因为五星级饭店隔音设备作的不错,我不担心她的哭喊会被人听见,我用嘴强吻着她,当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纠缠的时候,拼命的吸吮,艾莎姐只从嗓子眼发出隐隐的哽咽声。艾莎姐越是挣扎,我越是将身体压得更紧,我的手从她的胸前往下抚摸到腹部,即平坦又柔软的腹部,伴随着急促的唿吸,一紧一松,沒有多做停留就顺着小腹向下面攻去,她挣扎的更厉害,但根本无济于事,沒有任何阻碍的我插进她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揉弄她的密口。艾莎姐无法使用力,只能无谓挣扎。
「你放开我,我求你了,啊…不要…呜…你怎么可以又这样…我…呜…嗯嗯…啊…放开我…嗯…啊…啊…啊啊…嗯…嗯…不…可…以…」这次我并沒有像上次那么急促,我则继续挑逗艾莎姐。
「小…董…不…要…呜…啊…嗯…啊…啊…嗯…」
在我的软硬兼施下,终于艾莎姐被我挑逗得情慾战胜理智了,身体开始慢慢的配合我。艾莎姐虽然嘴里说不要,身体却很想要我的爱抚,也渐渐的放松不在用力挣扎。此时我已经可以轻易把艾莎姐的小内裤脱掉时,用手指在她的小穴外挑逗着,延着阴唇外围抚摸。
我先用手指揉捏艾莎姐的阴蒂,当我用中指插入小穴时,她还主动把屁股?高迎接我的侵入。而艾莎姐的一对36D乳房我当然不会放过,用嘴吸吮玩弄着。沒多久艾莎姐的阴道开始分泌淫水,让我的手指更方便插入,于是我迅速的把裤子脱掉。终于憋了很久的阳具,再一次弹了出来呈现在1莎姐面前;将粗大的阳具对准了她的穴,准备再一次的向前顶。
「不…行…呀…小…董…不…」艾莎姐还是展现了最后女人应有的矜持。但此时的我,一刻也不容缓,立即将粗大的阳具往艾莎姐的小穴推进。
终于,我进去了,我说到:「艾莎姐…我的美丽性感女神…我终于幹到你了…嗯…你是我的了…」
我用全身的力量插进艾莎姐的穴,抱紧她的翘臀抽插着,嘴里还含着她的大乳房吸吮着。专心享受梦寐以求、美丽动人的肉体。
「嗯…啊…龙…不可…以…啊…哦…嗯…哦…」
我一边幹着艾莎姐,一边玩她的乳房,一边吻着她的双唇,吸吮着她的舌头,让我快感连连地疯狂抽插着。
「滋…啪…滋…啪…滋…啪…滋…啪…」
约莫抽插三、四百下,很快的,我感觉到,艾莎姐的高潮来了:「啊…啊…我…要…啊…高潮来了…哦…」艾莎姐可能还在矜持或是不好意思,因此小声的叫着。
这时我故意停止抽插,趁艾莎姐被我幹的失去理智说到:「艾莎姐、妳说什么!妳要什么…大声说出来…」说完,我故意用力顶了一下,将整只硬棒沒入她的穴里在抽出。
「啊…你…好可恶…嗯…得了便宜还卖乖…」艾莎姐脸红气喘的说着。
我心里暗爽着说:「大声点…妳要我怎样啊?」再一次的用力向前顶了两三下。
艾莎姐已经受不了我这样的抽送,说:「啊…算我求…求你…快…给我…啊…嗯…」
我心里高兴着:成了,已经被我完完全的征服了。
「嗯…嗯…啊…滋…啪…嗯…啊…滋…啪…嗯…」我加速着。
又做了大约五分钟后,可能是喝酒的关系,搞得艾莎姐持续高潮了两三次我还沒感觉要洩精,于是我将李姐转过身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插入,让我快感连连持续抽插着。渐渐的、我发觉到艾莎姐的叫声越来越大。
「舒服吗?艾莎姐…」我边抽插着我的手也沒停止玩弄艾莎姐的乳房。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艾莎姐并未出声,但从她投入的表情及叫声应该可以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是极度享受着。
饭店里都有大镜子,看着镜子里的我和艾莎姐,眼前被我幹着的,是我每次自慰性幻想的对象之一?另一个当然是小姿。镜子里的艾莎姐,成熟且动人的肉体,那双乳房因被我抽插身体而震动着。此时的我看着艾莎姐的屁股浮现了另一个想法,她的人较为保守,所以后庭应该不会让她老公玩过,因而想探探她的另一私处,并成为她第一个男人。于是我将硬棒抽出,转而推向艾莎姐的菊花部位,向前推进。
「嗯…不要…痛啊…不要啦…啊…」艾莎姐叫着,身体也往前移了一点。
而我也未停下,双手抓住艾莎姐的腰部往,把阳具慢慢插进她的屁眼里。一瞬间,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喔…很舒服…不愧是未开发之地…好紧…」而艾莎姐的屁股大概初次被阳具插进去,遭受到刺激而蠕动着,让我差点就洩出来了。艾莎姐好似有感觉似的,手脚开始挣扎,却被我压住了。
「啊…不要啊…痛啊…不要啦…呜…呜…啊…啊…啊…」
我先不管艾莎姐,开始轻抽缓插着,抽插十几下后,此时她也慢慢配合着,我的抽插速度也渐渐加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的声音,传片整个房间。
实在太紧了,我感觉龟头发烫,我知道我快要射了,加速冲击昔艾莎姐那紧紧滑滑的屁眼。
「啊…啊…艾莎姐…我…快…射…出来了…啊…啊…啊…」一阵热流窜到脑门,要射了,把热热的精液射进艾莎姐的屁股里。射完后我趴在艾莎姐的身上,肉棒还插在屁股里面,享受高潮后的馀韵。
「好舒服…感觉太棒了…艾莎姐…妳真是个尤物啊」我翻身躺下并说到。
此时艾莎姐并未出声,但却哭了出来:「你…呜…你…呜…呜…」欲言又止的起身走进浴室沖洗。留我躺在床上,可能是有醉意,一下子我就睡着了。
「铃…铃…」我半醒着看着时间已是早上7点半,原来是饭店的早晨唿叫服务,起身走进浴室,虽然有点宿醉,头有点痛,但看镜子里的自己,回想昨晚的激情,阳具立即昇棋打招唿,而艾莎姐昨晚可能沖洗完后就回房去了。
此时的我,心理正挣扎着,不知待会遇见艾莎姐会发生什么事,她会不会把事情摊开,告我强姦呢?算了,头好痛,多想也是无意义,船到桥头自然直,况且依我对李姐的了解,她应该会顾全,也保留自己的面子,应该不会讲出来。沖完澡后,整理行李,到大厅集合了。
「小董,早安!」转身看到艾莎姐一家三人从远处走来,而刚哥跟我打招唿。
「昨晚喝醉了,每年都要让你扛回房间,真不好意思啊!你昨晚睡的好不好啊!」刚哥说着。
「还可以啦!」我回答着。此时我心想:「好了!看样子艾莎姐果然沒把事情摊出。」
而我转眼看着艾莎姐,心里感觉到,她走起路来怪怪的,心想、一定是昨晚搞了艾莎姐的屁股,让她现在屁眼肿肿的走起路来很不舒服。我顺便问艾莎姐:「早啊!艾莎姐,妳呢?昨晚睡的好不好啊!」而我嘴角微微上仰,满意的偷笑着。
「哼!还敢讲!」艾莎姐回答着,然后立即转身走开。
过了大约五分钟,同究们也陆续出现在大厅。而我则看到艾莎姐往大厅的厕所走去,姿势还是怪怪的。我随即跟了上去,跟进女生厕所。当进到厕所,发觉里面只有艾莎姐在,其他间都沒人。我站在艾莎姐门外待听到沖水声,门正准备打开时,我顺势推了进去,将我和她锁在里头。
「你还想幹什么!昨晚被你弄的还不够吗?」艾莎姐可能怕被別人听到小声说着。
我故意说到,顺便也探探艾莎姐的口风:「我是来赎罪的,昨晚真对不起,我喝醉酒做错了事情,我打算去自守,给妳个交代。」
「这件事你可千万別说出去,刚哥他是个保守、忠厚老实的人,你一讲我的家庭会立即破碎的。」艾莎姐紧张的说。
「那我要如何做?我会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我故意接着说到。
「不管!只要你不要将事情说出,我原谅你!」艾莎姐低头无奈的说到。
正合我意,我心理暗爽着,立即把话一转,露出真面目:「放心啦,艾莎姐你对我那么好,待我如弟弟一样,只要日后妳配合我,我就什么不说了。」
「什么!妳还想要幹什么?昨晚被你弄的我现在走路很不舒服,你还想要我日后做什么事配合你!你不怕我去报警、告你吗?」艾莎姐生气的说到。
「嘘!小声点,你不怕被人听到啊!」
接着我又说:「沒关系!反正我单身一人,大不了进去坐牢,而妳呢?妳不一样,我就不相信妳摊开讲,不怕伤到刚哥与小伟的心吗?」
「你…你怎么那么贼,我到今天才真正看清楚你的为人,亏我以前还对妳那么好,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看待。你今天竟然讲这样的话…」
「別讲那么多了,生米煮成熟饭,看妳是要配合我呢,还是我现在出去跟刚哥认罪…」说完我试探着转身开门要走出去。
艾莎姐看我要出去,一紧张便叫到:「等一下!」
在半推半就之下,艾莎姐再次低头开口说:「这件事只要你不说出去,日后…」说着便停下来了。
我看艾莎姐已经屈服了,说到:「日后怎样啊…妳刚刚说什么啊…再说一次…」边说边伸出右手向前摸艾莎姐的乳房,真的是无法一手掌握,好柔软啊,下体也膨胀起来了。
「只要你不说出去,日后你要我怎样,我都配合你。」艾莎姐低头小声的说。
「好!一言为定。」说完我脸贴过艾莎姐亲了她一下。
之后我将裤子脱掉,让早就硬的发烫的肉棒现在艾莎姐眼前并说:「来…帮我一下,早上看到妳,我就想到妳那美丽成熟且动人的肉体,害我一直搭帐棚。」
艾莎姐怀疑,不好意思的说:「在这里?空间那么小怎么做?」
「嗯!也对,好吧!那就用妳美丽的双唇帮我口交吧!」我不怀好心的说着。
说完,我压住艾莎姐的肩膀,让她蹲在我前面,脸部正对着我坚挺的阳具:然后拉着她的右手握住我的阳具。
「怎么做…口交…我不会…」艾莎姐脸红着回答。
「啊…你跟刚哥结婚那么久…沒帮他口交过吗?」
「嗯…你也知道,我跟刚哥都较为保守…我们沒试过其他较特別的…做爱时…也都保持正常体位而已…」
我心想…真是暴殄天物啊…刚哥怎么那么浪费啊!
「沒关系!我教妳,用舌头与嘴巴,想像妳在吃香肠一样。」
说完,我立即用双手抓住艾莎姐的头对准我已硬硬的阳具,由于女性的矜持,起初她不敢去吸,最后我主动把阳具凑到她嘴边,她才害羞地张开小口含住大龟头,开始用舌头舔弄我的龟头,然后整根含住粗长的阳具,不时发出「酥酥」的吸吮声,两眼含情哀怨地看着我,艾莎姐的玉手也经由我的导引,温柔地爱抚着我的两个大睪丸。
「哦…真爽…你还真会吹喇叭。」
但此时,我看了手錶,差点忘记时间,索性抱着艾莎姐的头,让阳具用力在她的嘴巴内抽送。看着艾莎姐的美丽小口,被塞入自己粗长的阳具,也更加卖力地用阴茎抽插在艾莎姐的樱唇。由于我的阳具太长,几次的长抽深插也幹入艾莎姐的喉咙,让她无口求饶,只有当阳具幹得太深入喉咙时,才发出欲呕吐的声音求饶。
「啊…啊…艾莎姐…我…快…射…精了…啊…啊…啊…」
最后我的阳具在艾莎姐的吸舔与我用力的抽插,我吸一口气将阳具插到底快速的抽插了几下后,把热热的浓精喷入她的喉咙深处。
而艾莎姐则迅速转身将浓精吐在马桶内,立即起身到外面水笼头漱口,而我则将裤子穿上走到她后面,用双手抱住艾莎姐,捏了她的乳房一下,顺便说:「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说完转身开门,探一探有沒有人,然后向大听走去了。
到了大厅,刚哥问到:「有沒有看到艾莎?快准备上车了,她怎么不见了…」
「应该在上厕所吧!在等一下看看,我先上车了。」
说完,我便拿着行李上车。不一会儿,艾莎姐她们一家也上来了。就这样一路到地铁站,坐地铁回去,结束这一趟丰收之旅。
日后果然我想要做爱、口交或者是肛交,艾莎姐都配合我,不管是在公司厕所,我租屋处还是艾莎姐家,只要一有机会或时间,我都会把握,而她也已经变成我的炮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