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下午,我带着2岁大的儿子出来散步,走到以前刚来这里工作时的租户处,十多年来这里变得很多,老旧的面店和餐厅看来都二代接班了,一个一个的门口都贴了支援快送餐点app的贴纸,设计风格也变得更文青了。
但这些都沒有吸引我停留,唯独走到一间理髮厅前。让我想起十五年前刚到这里工作时一个奇遇。
我那时还二十来岁,刚到这里工作,就住在离理髮厅一条街的套房出租里,每个月才5000元,附浴厕、电器、床、电视和网路,对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是非常好的地方。
我很年轻就开始有掉髮的状况,医生说现在只能减少掉髮,技术上除了很贵的植髮外,还沒有增髮的药物出现。如果沒钱买药阻止掉髮,叫我常洗头,也是有用的。
一开始我听到了很不能接受,觉得我长得还不错,身材又大高,以前还是运动校队,说不上是女人迷,但也是女同学圈里讨论的对象。一下子要我接受別人可能40多岁才会出现的问题,我还真是天崩地裂。幸好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而且头型还不错,二话不说就去理髮厅开始理了美国大兵的锅盖头。髮不要我,我也不要它。
別看锅盖头只是用推剪似的,但剪得好的人还真不多,我在这附近理了4、5 家都沒有找到对味的。后来就找到这一家,让我一辈子记得。
我第一次理髮是男老闆帮我的,那时老闆40来岁,手艺真是好,但可惜就是爱聊天,我又是一个刚出社会的文青,很不喜欢这种柴米油的话题。说巧也巧,因为工作场合,我需要了解地方的人脉,刚好理髮厅老闆曾经当过里长,地方人士熟得很。
理髮厅大部分的客人都是女客来,不是来剪髮的,而是来烫髮作造型的女人。这些客户都由女老闆负责,她有一个小助手,我在那边理髮的第一年小助手换了很多个,男老闆说是因为生意太好,工作很累,小助手都作不久。
虽然女老闆从来不负责男客人的剪髮,常常去的时候男老闆在外边朋友家聊天,是女老闆先招唿我,拿杂志给我看,帮我打电话给男老闆。久了我就知道,男老闆其实是个很爱在外边跑的男人,常常不在家,有时甚至我等了一个小时还回不来帮我理。女老闆也很能聊,只好陪我乱说一堆杀时间。女老闆头髮很长,长到腰间,高高瘦瘦的,很喜欢绑个长辫子,但清朝人那种。
有一次我晚点下班,到了晚上八点多才离开公司,但头髮已经长到看到我掉髮区的头皮了,不得不去理髮。男老闆还是不在,但这次女老闆沒叫男老闆了,而是直接帮我理了个锅盖头。我沒问为什么,只是和女老闆如平常话家常一样。
理完髮时,理髮厅已经沒什么客户,小助手也把理髮厅打扫完毕,下班去了。理髮厅大门已经挂上「休息」的牌子。
女老闆问我要不要洗头。
我想,等一下回去自己洗澡可以省时间,而且女老闆常在洗头,一定比较厉害,所以就答应了。
洗髮区是在里面,还要走进一个小门,是一个比较隐密的空间。有那个洗髮椅,斜躺的那一种。
女老闆手劲比较温柔,我觉得留下来洗髮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不过洗髮其实是一个尴尬的状况。在理髮时,理髮师在你的后面,除非你透过镜子死盯着理髮师,不然两人是不会对上眼的。可是洗髮时就不一样了。洗髮时,你和理髮师是眼对眼的,除非你闭眼,不然你闪都闪不掉。
女老闆可能也觉得该找个话题说,于是就问我,和男老闆理得一样吗?
我觉得女老闆手艺和男老闆差不多,而且感觉比男老闆更细心,因为男老闆有时会漏了一角,我回到家后才发现。立马就回答:「简直一模一样。」
我想正是时候问一下男老闆的消息。于是就问了:「老闆呢?怎么沒看到人?」
女老闆听到,沒好气地说:「你哪次来有遇到他?每次都是我叫他回来的。现在我就是老闆了。」
我心想,可能是吵架了,这种事还是不要问太多才好。于是我就闭眼,随便说一句:「难怪啊。」就搪塞过去。
这时正洗到我的耳边,我感到有个女老闆的气息离我好近,而且有个柔软的的物体一直在我鼻子上磨来磨去。
我睁开眼一看,才知道女老闆的胸部正在我的脸上,当然是穿着衣服的,她正在帮我清洁另一边的耳后。她的手感慢了下来,不像是帮我洗头,倒像是帮我爱抚耳朵似的。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这样把嘴仰起来,往女老闆的胸部亲了下去,我的动作很轻,说是故意也是故意,但说是不小心也说得过去。就是这种动作最引人了。
女老闆当作沒事般,但脸已经变红,气喘也变得急了着来。洗耳朵和头皮的动作变得像20倍慢速般。
我忍不住嘟起嘴又隔着衣服亲了一次,这次用力大了点,但还是很轻,说是不小心的也可以,但我想女老闆的乳头一定有感觉,因为我听到「嗯」的一声。
接下来,我沒有继续进攻,我们俩也沒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享受女老闆慢动作的爱抚式洗头。
沒多久我感到嘴唇上有个软软小小的东西,像足了小时候咬铅笔尾部的橡皮一样,在我的唇边磨来磨去,我瞇着眼一看,原来女老闆已经把胸罩拉了下来,露出乳头来。
我伸出一点点舌头舔了一下,有点咸味,应该是工作一整天的味道,又把整个乳头含入嘴里,女老闆有点像被电到似的,身子软了一下,整个乳房就压在我的脸上。我也老实不客气,一边吸着女老闆的左乳,一边伸手把女老闆的另一个胸罩也拉了下来,左手揉了她的右乳。
女老闆的奶并不大,只有B而已。但在理髮吸別人的老婆的奶头,就算是飞机场我也会兴奋。我忍不住拉着女老闆的手移到我的肉棒,她也配合地伸手隔着我的牛仔裤模子我的肉棒。
被她一模,我更硬了,隔着牛仔裤已经不能满足我,我解开皮带、牛仔裤,要她伸手进去内裤里。她沒有拒绝,刚刚帮我洗头的手还湿着,就这样伸进我的内裤,把我的肉棒拉了出来,上下拉动着。
我吸了她的奶头一阵子,也和她吻了几次,大胆地轻轻推动女老闆的头往下。女老闆动作虽然慢,但好像沒有生气拒绝的意思,真的把头移到我的肉棒前,一口含入。我也沒有停下我的手,趁女老闆含着我的肉棒时,我伸进她的裙子里、内裤着,抚摸着她的小穴。
我记得女老闆当时非常认真地含入吐出,也不嫌我工作一整天沒洗的味道。我只记得水龙头的热水一直流,哗啦哗啦的;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进进出出的声音,还有我的肉棒在她的嘴里的声音,以及时不时女老闆呻吟的声音。
沒多久,我觉得女老问的小穴热了起来,变得更湿了,叫声也稍微大声一点。我忍不住就射在女老闆的嘴里,一股、二股、三股…。我已经不记得射了几次,我只记得那次的肉棒射精后好酸啊。
我射精时,女老闆沒有离开我的肉棒,只是静静地张着小嘴,承受我的肉棒射击,每次射精,她都会小小地抖一下,不知道是因为我射精才抖,还是因为我摸她的小穴才抖。
我射完后,女老闆赶紧把衣服穿好,装作沒事似地继续帮我沖头、擦干。整个过程嘴都是鼓鼓而且闭紧的,我好像还闻到一点点漂白水的味道。
我的头擦干后,我坐起来对她说:「你快去吐掉啊!」女老闆摇摇头,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他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他。」
我俩当晚沒什么说话,付了钱我就回家,后来我买了电剪自己理,再也不敢去那家理髮厅。
我才知道,原来当时男老闆有了外遇,就是女老闆的熟客。
我回过神来,看着儿子的笑脸,再看看理髮厅已经老去的男老闆,笑了一下继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