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 ?? ?第一章我有一個哺乳期的美豔教師



廖瑜,是秦安原來所在的初68班班主任,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少婦,她對秦

安的評價是:「這個孩子,就是每天給我吃千年人參,我也管不了。」



她口中的秦安,現在則是初69班的學生,嗯,幾個月前他重活了。



現在的他,雖然身高在一群孩子裡尚數拔尖,但靈魂則跟同齡的孩子完全不

同——一個歷經滄桑坎坷的成年人。



初秋的日子依然陽光燦爛,只是色系漸淡,遠處婆娑斑駁的竹林間陣陣清爽

被微風帶來,拂過摧平一座矮山而成的操場,滿地塵土飛揚。



新建的教學樓黃白相間的瓷磚鋥亮,雄渾的喇叭聲響起,各個班級的老師站

在教學樓的走廊上,看著操場上一個個列隊時也不會老實的少年少女。



「第七套全國中小學生廣播體操,現在開始,原地踏步走!」



秦安手臂僵硬地隨著節拍擺,以他的心理年齡,再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有些

太過於幼稚和可笑,然而他必須做。



各個班級站立的位置相隔,都是男生一排,女生一排。



「秦安。」成熟充滿雌性的女音響起,讓心不在焉的他回神。



秦安擡起頭來,眼前是一個風韻十足的極品美豔少婦,正是前班主任廖瑜,

標準的鵝卵石臉型,在多年後會成為韓風來襲追逐的潮流,柔順的大波浪長髮盤

在腦後一絲不苟,哺乳期格外豐滿的乳峰鼓鼓蕩蕩,略顯豐滿的腰肢充滿了肉感,

卻並沒有什麼贅肉,反而更加誘人,碩大的骨盆附著的肥膩更是讓臀線誇張地翹

挺圓滾。



就這身條,就完爆所有女性!



天生的尤物,秦安即便反感對方也這樣理所當然的認為。



廖瑜淨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穿著鋥亮的高跟鞋,襯托的本就修長的雙腿愈

發頎長,高跟鞋特有的塑形功能,增添性感的同時讓人不免咂舌,這種嫋娜娉婷

的胴體,放在古代絕不比什麼妲己、褒姒差半分。



這位風情萬種的絕色立在臺階上,只能讓不到一米六的秦安仰視,且對方高

傲的微仰臻首,眼中不掩厭惡的冰冷,讓任昊生不起半分喜歡。



廖瑜暗暗慍怒,她有一刹那的錯覺,剛才這個孩子打量自己的眼光和某種神

態,居然像極了學校裡那些對著她暗吞口水的男同事,雖然沒有明目張膽的邪淫

意味,但這種毫不遮掩的欣賞方式,已讓她非常不爽,特別是這個小鬼她本就討

厭。



「你在看什麼?」廖瑜怒道。



「沒什麼……就是覺得廖老師產後恢復不錯,嗯,不過上了歲數,可要注意

鍛煉身體,多吃富含纖維的雜糧,多做做扭腰運動,更能保持身材。秋風起,餘

毒未散,小寶寶注意排毒降火,水裡要放點清火寶。」上一世,秦安對廖瑜的怨

憤早已在荏苒光陰中淡去,記憶中就只剩對方的火辣難以忘記,更忘不掉那些年

將她當成性幻想對象,而消耗少年過於充沛的海量精力……



但這次再見到她,不知怎麼的,秦安的語氣就有些輕佻和隨意,透著不屑的

狂狷。



「呵,你懂得倒是挺多!」廖瑜不怒反笑,「你不如把這些心思,放在學習

上,我是想看看,你轉個班能有多大出息!」



「這就不煩勞您操心了。」秦安不鹹不淡,雖說被趕出68班只是前幾天,

但對於重活後的他已有二十餘載,如今廖瑜的言語已無威力。



現在想想,除卻當年那種被掃地出門的挫敗恥辱感,秦安覺得自己可能還要

感謝她,若不是換了班,繼續和吵鬧起來不顧一切,沒心沒肺的小女生糾纏下去,

自己能否在初三成績如同火箭般上升,那都是未知數。



秦安記得,剛到69班時,秦安在全年級兩百余人中排到了一百五十名以後,

但是到了期中考試,他已經進入了班級前十,到了期末全鎮所有中學的七科競賽

裡,他是全鎮第五十名,年級前十。



那時候秦安最好成績是年級第五,父親秦淮因為身兼多個班級的英語授課,

卸下了班主任的職務,由語文老師鄧老師擔任,讓秦淮感覺到揚眉吐氣的是,廖

瑜居然要求秦安轉回68班,被秦淮理所當然地拒絕了。



秦安覺得,既然自己以前就可以製造這樣鹹魚翻身,拖油瓶變火箭的事情,

現在的自己更加可以,數學,外語,毫無障礙,物理,化學,稍微翻翻,那些東

西就會回來,至於政治,歷史,無非就是死記硬背,他並沒有太多擔心的,最後

剩下的語文,倒是讓秦安有些頭疼,不過作文那一項,秦安不說拿滿分,總分4

0,拿個35以上絕對沒有問題。



「你給我聽著,不準再騷擾葉竹瀾,那個孩子加把勁衝刺一下,還是可以上

一中的。至於你……哼。」



廖瑜十分氣人的刻薄,她被秦安的態度激怒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不尊重老師,

對老師的威嚴視若無睹的學生。



其實不用廖瑜說,秦安也對那個早在記憶中記不清五官的小女孩沒了興趣。

上輩子秦安偶有閒暇,倒是想過這種無聊的問題——重生後一定要拾遺補缺嗎?



以前的答案是是,而真的重生了,他卻發現對初中充滿代溝的小女孩沒有半

分興趣,更不會惡趣味的玩什麼蘿莉養成。



秦安打了個哈欠,不搭理廖瑜,來了個沈默是金。



效果自然是杠杠的,年齡上的優勢,加上上輩子秦安就是飽經風霜的老男人,

自然,這看似綿軟的妥協實則是太極的以柔克剛,直教廖瑜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鬱氣堵在胸口無處發洩。



恰好做完了操,秦安手插兜轉身就走,這讓呼呼氣喘的廖瑜更氣,頓在原地

再次深呼吸後,廖瑜邁開光潔如玉的小腿,噔噔噔的走向教師樓,踏到走廊後一

陣「噠噠噠」急促而清脆的高跟鞋迴響,顯示出這位元女教師煩躁的心情。



……



然而,秦安幾天後做了把強力彈弓重拾童趣,卻又是記起這事,便惡趣味的

繞到宿舍樓北棟後,尋覓著廖瑜家的窗戶。他記不得廖瑜家具體的位置,也不好

刻意去問,擔心留下些讓人懷疑的蛛絲馬跡。



秦安眯著眼睛,習慣性的摩挲下巴,卻沒了那些紮人的胡碴。估摸著廖瑜家

位置的大概,溜溜達達的探頭探腦,直到看到一條孕婦睡衣,足足有G罩杯的乳

白色胸罩後,秦安篤定。



廖瑜閒暇愛養些花草,陽臺上就放著一大瓶仙人掌,用瓦罐盛著。



秦安躲在樹後,仔細瞄準著,他玩彈弓的實力嘛……



「啪!」自然是極好的。



瓦罐頓時碎裂,破瓦片,泥土,仙人掌一溜兒掉了下來。



廖瑜從陽臺上露出身子,她那張褪去老師莊重嚴肅表情的鵝蛋臉有些迷茫和

驚駭,倒是俏麗的緊,一身粉色的睡衣裸露著白皙的肩頭和輪廓清晰的美妙鎖骨,

高高挺起的一雙豪乳頂的睡衣自乳尖部位往下空蕩蕩的隨風搖曳,下擺的絲滑綢

子偶爾能貼到小腹處,卻看不出半點發胖的凸起。



秦安不無感慨,產後恢復的這麼好,這女人真是天生尤物。



廖瑜看到自己,秦安便露出無辜的笑容,掛著欠揍的表情搖了搖頭,示意和

自己無關。



廖瑜一雙眉梢翹起,慍色難掩,她才不信和秦安沒有關係,她的仙人掌徹底

完蛋了,秦安這麼湊巧就在這裡看著?



可她也沒有證據,看秦安那副模樣,也不是隨便嚇嚇就能讓他承認的,廖瑜

忍著氣,瞪了一眼秦安,離開陽臺後,卻拉開一條門縫,偷偷打量著,要是秦安

還做些什麼,她就可以當場抓住了。



秦安嘿嘿一笑,拉開拉鍊,掏出明顯遠勝同齡人的大鳥,「嘩嘩」撒起尿來。

任昊故意使勁尿,同時將老二上揚,居然尿出了三四米遠……讓人羨慕的強壯雞

雞。



廖瑜天然狐媚的丹鳳眼明顯一滯,臉頰快速漫起豔色,暗啐一下,便有些慌

亂的退離門縫,靠著牆壁後,居然有些心慌意亂,伸手按了按胸口的豐滿,便能

聽到怦怦心悸。



對於這樣的少婦,秦安挑逗起來可是肆無忌憚,而他不知道少婦因為某些原

因空曠已久,激起的情欲漣漪居然久久未的平息。



抖了抖大肥鳥,秦安低下頭,看到自己那東西基本跟成年時尺寸差不離,毛

髮密集得很,根本不是同齡人那沒毛的小鳥,難怪廖瑜看了一眼就跑了。



秦安有些尷尬了,倒是忘了自己天生早熟的生殖系統了……



如果只是稚嫩的小鳥兒,還可以說是小孩子心性,算不上什麼,但都這麼大

了,剛才那不是赤裸裸地耍流氓嗎?



有些尷尬的匆匆回到家,吃過飯,此後的日子裡秦安認真學習,也不怎麼跟

同班的小孩兒一起玩,這輩子不是沒有目標,他的目標還很遠大。



錢嘛,越多越好,重生了說什麼也要做人上人,秦安就是個俗人。



有了錢能享受這世界上最好的物質與女人,上輩子雖有妻女,卻過的不甚美

好,妻子不賢慧,女兒也不像小棉襖……



有過孩子唯一給秦安的感受就是,父母不易,所以他這輩子的第一個目標,

就是百善為先的孝順。



平淡的日子總是飛快。



週六秦安帶著報名費參加了繪畫班,他的第一個賺錢計畫就是畫漫畫。



出乎意料的是,繪畫班的老師居然是廖瑜的丈夫,畢業于湖南師範大學美術

專業的羅波夫。



據說這人辦過畫展,記得上輩子第一次聽說時,覺得羅波夫挺了不起的,只

是以他現在的眼光就另當別論了,羅波夫的畫展顯然不怎麼成功,否則也不會窩

在一個高中當美術老師。



即使是縣一中,也不可能太重視美術這些「雜課」,只是需要一個專業老師

來配合一中的門面而已。



不過秦安也不在乎對方能教的多巧妙,作畫只要入了門,剩下的還是看個人,

最起碼學一下不至於像無頭蒼蠅,有了大概的譜自己也好確定用功的方向不是。



羅波夫週六來到鎮初中授課,也屬於兼職賺點外快,想想廖瑜也在教授音樂

班,兩夫妻倒是增加了不少收入。



秦安也不無八卦的心思,偶爾想過,大概廖瑜夫妻倆就是搞藝術的時候認識

的,畢竟這個羅波夫雖然不說風流倜儻,但外表挺拔白淨,再加藝術的氣質包裝,

倒也能迷倒不少發情期的女人。



繪畫班授課的地方經過了羅波夫的佈置,擺放了幾幅他的得意作品,正牆上

有一個全裸的女子油畫,頓時引起了學生們的一陣低低的驚呼。



女生們羞著轉過臉,男生們偷偷打量著,大概臉紅心跳,還有些衝動吧。



秦安走到油畫下,仔細看著,怎麼覺得這沒有露出胸前兩點和腿間芳草的女

子胴體,豐滿的少婦形象就那麼像廖瑜的體態呢?



莫不是把兩夫妻間的小情趣製作也擺上了?學藝術的果然匪夷所思。



趁著學生動手作畫,羅波夫去了隔壁音樂班看廖瑜教學五線譜,似乎夫妻和

睦的樣子,秦安低頭便開始回憶民工漫——死神,動筆試著畫出男主。



直到羅波夫進來宣佈課間休息,秦安才伸了個懶腰,看了看作品,搖了搖頭。



差遠了,那就努力學習吧,趁著年輕腦子靈活的時候。



……



重活,必須努力,但閒逸的閒暇也要偶有,好調節無聊甚至苦悶的學習生活。



這日,秦安在柔軟的草地上悠閒的小憩,夕陽遠遠搭在了山頭時,秦安才起

身,拿著寫生的四不像畫作慢慢悠悠逛蕩到教學樓。



這會兒舞蹈班的學生正好放學,舞蹈班裡倒是沒有一個男生,他們都抹不下

臉去學跳舞,總覺得那是女孩子才會喜歡的事情。



聽她們議論,教舞蹈的也是廖瑜,她還真是能歌善舞,可惜語文教得不怎麼

樣,秦安就這麼感覺。



秦安不願意和廖瑜碰頭,磨蹭了一陣發現沒有廖瑜的身影,大概是先走了,

這才走進教學樓,他還落下了一支4B鉛筆,一塊錢一根,相當於秦安一天的零

花錢。



走近繪畫班,秦安才突然聽到一陣爭吵聲,聽聲音似乎是羅波夫和廖瑜。



看熱鬧嘛,秦安也喜歡,特別是關於美女的家事。於是他走到窗前,輕輕撥

開窗簾。



總是要先打量宛若東方明珠般耀眼的極品人妻,男人的本性。



廖瑜穿著一身淺灰色的緊身舞蹈服,腰間系著白色的襯衫,下著類似白絲的

緊身七分褲,經常跳舞練出的密大腿十分結實渾圓,大腿粗小腿細,大腿撐的白

絲鼓脹,肌肉不顯難看,反而透著建康的誘惑感,下面露出小半截雪白的小腿兒,

細長的小腿兒沒有肌肉顯露的痕跡,而且不穿高跟鞋也不顯矮,肌膚更是嬌嫩的

晶瑩如玉。



她雙手抱在胸前,讓她那哺乳期鼓蕩著的胸部更加豐碩肥美,襯衫系著腰的

緣故更顯纖細,成熟少婦的臀部曲線誇張地銜接在腰肢上,那種極致的性感曲線

常常會讓人懷疑她做出幅度較大的舞蹈動作時,是不是可以整個身體都隨意曲折,

又不禁讓人幻想豪乳肥臀會蕩漾出怎樣的肉波。



經常練習舞蹈的緣故,廖瑜產後的身材恢復得特別好,並不需要秦安曾經多

餘的提醒,而且那因為生產後變得圓滾滾的肥屁股更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味道,誘

惑力堪稱爆表。



高過廖瑜一頭的羅波夫可謂身材挺拔,小平頭讓他顯得格外精神,只是現在

他涎著臉的模樣,有些讓人討嫌,至少廖瑜現在就擺出了這樣的表情。



「瞧咱夫妻都分開這麼多日子了,自從你有了小囡以後,我們都有一年半沒

有親熱了……」說著羅波夫就走過去摟抱廖瑜。



廖瑜厭惡地皺著眉頭,用力把羅波夫推開,冷聲嗤笑:「你的病好了?」不

掩嘲弄。



「早好了……早好了,不是說好了不提這事了嗎,我以後再也不會了。」羅

波夫一副誠懇認錯的樣子,廖瑜生產後的身子實在是讓他愈發眼饞。



「別讓我噁心!你知道我什麼脾氣,沒跟你離婚還是看在囡囡的份上!」廖

瑜一點面子也不給。



羅波夫終於失去了耐心,臉色變得不那麼好看。



聽著兩人的爭吵,秦安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廖瑜懷孕期間,羅波夫參加了縣

裡的某個美術協會,和經常來協會兼職的一個模特發生了關係……很不幸的是,

這個所謂的模特只是一個得了性病的小姐。



秦安有些無良的聽著牆角,聽明白後更加無良的掩嘴而笑。



羅波夫不算什麼好東西,但也不至於染上病還喪心病狂地在廖瑜懷孕期間和

她歡好,等廖瑜生下孩子後,他染上性病的事情終究沒有能瞞住廖瑜,現在他好

了,終究是按捺不住對廖瑜那一身細皮嫩肉、豐滿性感身材的垂涎。



「滾開!」廖瑜精神潔癖很重,反抗的非常激烈。雖說她最近……特別是看

了任昊的大鳥之後欲火難滅,但是現在她寧願自己扣,用黃瓜茄子鼓搗幾下解解

饞,也不願跟丈夫再有肉體的接觸。



兩個人開始拉拉扯扯,廖瑜跟拍蒼蠅似得,一下不讓丈夫觸碰,結果急眼的

羅波夫便將手伸過去要強行扯開廖瑜的衣衫。



「我要叫人了……」廖瑜腰間系著的衣衫被羅波夫扯掉,露出雪白柔軟的腰

肢,平整的小腹上可見微微凹進去的肚臍眼,居然沒有一點生育過的痕跡留下,

難怪她敢穿這樣的舞蹈服。



「你老實點!都放學了,又是週六,你叫個屁,我們夫妻的事兒誰敢管!」



羅波夫卻有些像「你叫啊,你越叫我越興奮」的小流氓了。



秦安搖了搖頭,今兒剛好帶了彈弓,於是慢條斯理的抽出彈弓,拉了六成滿

的,「嗖」的破空聲後,一粒鋼珠射中羅波夫的大腿骨。



「啊!」



羅波夫一聲慘叫,叫聲中痛苦的意味不少,更多的則是驚慌。秦安心裡有數,

只是逼退羅波夫,不會傷到他。



「羅老師,你不知道還有婚內強姦這一說嗎?所以還是有人管閒事的。」秦

安握著彈弓踱步走進教室。



羅波夫臉色慘白,他不知道秦安聽到了多少,一個老師如果被捅出來染上了

性病,那他的職業生涯就真的完蛋了,「為人師表」,這一個詞就是教師這個職

業最基本的準則,一個有著明顯道德缺失的教師,所犯下的錯誤更加不能被人原

諒。



羅波夫無法想像,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他還有什麼臉面呆在教育系統裡。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羅波夫身體僵硬地站在那裡,廖瑜眼裡還撲

棱著淚珠,但也是呆滯地望著秦安。



「該知道的我都知道。」



「秦安……你叫秦安是吧,剛才的事情你不要告訴別人。」羅波夫額頭滲著

汗,臉上擠出笑容。



「哦?你指的是什麼事。」秦安戲謔。



廖瑜蕩臂奮力甩開羅波夫的手,看著秦安,又看著羅波夫,也是憂心忡忡,

今天的事情要是捅出去,她也沒臉再呆在教育系統裡了。



「你不配當一名老師……等等,也不要試圖靠近我,我手裡的彈弓威力一般

般,但要打中你臉面,讓你腦袋上多個洞還是能夠做到的……我基本可以做到在

這間教室裡指哪打哪。」



秦安說完親自驗證,熟稔的一秒裝彈發射,一顆鋼珠便從羅波夫耳邊刮過,砰的

一聲擊中牆壁,一大塊石灰便掉落下來,鋼珠鑲嵌進了石灰後,露出的水泥縫隙

中……



剛剛的秦安沒用全力!



羅波夫清楚聽到耳邊的破空聲,這下試圖上前的羅波夫也不敢湊近,雙手擋

在身前,面露懼色避開到一旁,「你說……你說要怎麼樣,只要不告訴別人,有

什麼要求,老師儘量滿足你。」



「不需要。」



羅波夫嚇得有些沒聽清,慌張的從兜裡抽出一張百元鈔票,「這樣……今天

的事別和人說,這錢就給你買糖吃。」



「你當我……去你個媽的。」



秦安本想說當自己三歲小孩,不過十三歲的小孩也差不了,轉過話頭:「老

子跟你要飯?!滾滾滾!」



羅波夫一咬牙,將今天收到的學費都掏了出來,放在桌子上,心想這十三歲

的小孩,看到這麼厚的一疊錢還不能解決?



秦安掃了一眼厚厚的一疊百元大鈔,冷笑一聲:「拿著錢滾!再說一遍。」



顧不得在秦安面前拿捏老師的姿態,羅波夫給廖瑜使了眼神,示意交給她搞

定,慌慌張張地跑下了樓。錢則留在原地。



這下教室裡就剩廖瑜和秦安。



低低的抽泣聲,兩行淚水流淌在廖瑜白淨的臉龐上,濕潤的睫毛潤成一條線,

這般尤物哭起來都是楚楚可憐的味道,很容易就撩撥起男人心中的保護欲和憐憫。



「別哭了。」



秦安的聲音很淡然,他現在只是個十三歲的孩子,去安慰廖瑜不是搞笑嗎?

更何況他對廖瑜沒有什麼好感。



廖瑜哪裡能夠忍得住?這麼些日子的委屈,又在被自己譏諷過的學生面前丟

人,她怎麼能夠忍住?



「再哭,我扒了你褲衩抽皮筋做彈弓射你屁股!」秦安惡狠狠地道,然後才

意識到,自己描述的是多麼誘人的一幅場景啊。



成熟得要滴出水來的豐腴少婦褪去褲子,露出如月圓盤的肥臀,高高地撅起,

兩大瓣兒緊湊的臀肉白皙渾圓,光潔如玉,左右扭動著腚溝間陰影角度漸變……



大白腚搖晃間似乎在閃避什麼,一粒粒鋼珠輕輕地射過來,在上邊留下深深

的紅紫,催起漣漣肉波,更激起了一聲聲如泣如訴的杜鵑泣血,臀瓣間的蜜恥卻

沒羞沒臊變得水暈暈,似被春露打濕的新苗……



不知道這樣的情趣遊戲,有幾個男人能夠忍受,光是想想就讓人激動不已,

尤其是帶著淩辱味道對待廖瑜這種原本掛著高高在上面具的老師,作為被她掃地

出門的秦安應該格外興奮。



秦安有了些許感覺,褲襠裡本就肥大的鳥兒隨著幻想蹭蹭暴漲,早熟的他,

早熟的二弟,猶如孫猴子的如意金箍棒似能無限膨脹……



清醒過來的秦安當然不會真的這麼做,有些彆扭的弓腰看了一眼廖瑜。



廖瑜怔怔地望著秦安,她不能相信她剛才聽到了什麼,但看著秦安眼神中晃

過的絲絲情欲味道,似能順著瞳孔看清那些淫穢的意淫,到讓本就哭的俏臉通紅

的她,耳根子都羞的燙了起來,一張臉此刻竟要滴出血般。



「你流氓!你……你爸和你媽都是正經人,怎麼有你這樣一個兒子!?」



廖瑜忍不住羞怒的教訓起秦安來,居然有學生敢這樣和女老師說話,廖瑜甚至覺

得比秦安剛才拿彈弓威脅羅波夫更不可思議。



只是花信少婦的臉兒嘛,卻好似狐狸精,不自覺的泄出嫵媚。



「呵呵,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說,這裡可不是學校,你就別端著了。」秦

安不屑地道,「我都替您燥得慌。」



任何一個老師,最難做的就是在學生面前低頭,廖瑜也是如此,咬著牙,在

秦安不屑的目光下卻是渾身不自在,仿佛身份倒轉過來,她才是做錯了事,接受

老師批評的學生。



「和我有什麼關係……不要臉的是羅波夫!」在知根知底的秦安面前,廖瑜

也懶得裝樣維護羅波夫。只是著急的嬌叱好似要挽回教師的莊嚴形象。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倒也不錯,趕緊和羅波夫劃清楚

界限,免得到時候真把你婚內強姦了。」秦安冷笑著,末了補刀,「你說萬一他

病沒好利索,給你也染上可就……哈哈。」



秦安是真的幸災樂禍。



「你王八蛋!」



廖瑜怒駡一句,便垂眸深思,她還真有這個想法,和羅波夫的日子是沒法過

了,不如趁早離婚,但現在,她怕秦安把事情傳出去,那樣她處心積慮遮掩不就

做了無用功了?



「放心吧,這事我不會說出去的。說了對我又沒有什麼好處,不說反而還有

好處……至少你沒有臉再在我面前擺出一副神氣的樣子。」



秦安算盤打的梆梆響,羅波夫的錢他也沒拿,就把彈弓揣到後腰,擡腳便要走出

教室。



「等等!你!你這是準備捏著當把柄,威脅我嗎!?」



廖瑜氣憤不已,她終究是個老師,那份面對學生,骨子裡高高在上的感覺終究不

能輕易抹掉,就格外地敏感,不能接受秦安的態度。



「你不要以為我怕丟人!反正作風不正的也不是我!」



「你不也跟著丟人?你放心,我不至於要你的錢,你人嘛……」秦安佯作色

迷迷,引得美豔人妻有些警惕的瑟縮渾身美肉。



「你人我也不要,只要你答應我一個小條件。」秦安不著急走了,站在門口。



廖瑜還沈浸在「要你的人」的震撼中……她算是見識了,秦安這個學生已經

脫離了小流氓的階段,簡直就是老流氓,老油條,十三歲的孩子,說起話來和那

些時不時地爆出黃段子的中年男人有什麼區別?



別說,她的直覺很正確,這個小孩身體裡裝的確實是中年大叔的靈魂,還是

一個當過兵,在政府機關當過小官的,嗯,算是精英的中年大叔。



「喂,你聽明白了嗎?」



「你說……我剛才沒聽清。」廖瑜煩懨的板著臉。



「期中考試以後,如果我的成績還過得去,能排進年級前十,你就去給我爸

低頭,請求我轉回68班,當然我不會同意,只是你必須做這個姿態,你讓我爸

丟臉,你就得補給他這個面子。」秦安侃侃而談,丟下廖瑜一個人,他不怕廖瑜

不接受這個條件。



「是不是這樣,你就答應保守秘密?」廖瑜舞鞋都沒換,就急匆匆的追上來

確認。



秦安一回頭,廖瑜卻著急忙慌的一個不防,整個人撞上了秦安。



秦安雖然發育得快,身高拔尖兒地長,但廖瑜身量極高,這時候秦安也不過

比她肩頭稍高點,他擡著腿往樓梯下走去,正好整個臉都撞進了廖瑜懷中。



豐滿圓滾,極有力道的彈性印著他的臉,撲鼻的乳香,還帶著一股極淡的奶

味,讓人心神迷醉。



然而任昊根本來不及沈醉那驚人的綿彈,就被duang的一下彈了出去,

踉蹌著差點滾下樓梯!



這奶子跟裝了彈簧一樣,賊有彈性!



「哎喲……」廖瑜吃痛,捂著撞出奶水的胸脯,臉頰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風

情萬種的嬌羞,原本白淨到沒有血色的肌膚染紅著要滴出血來一般。



然而廖瑜這一捂,一方面按的比較用力,另一方面剛好捏到點上了,嗞嗞的

奶水不要錢的順著胸口往下浸濕!



哺乳期廖瑜選得是儘量柔軟輕薄的胸衣,跳舞的時候就甩個不停,可好歹滲

出的奶水有限,將將都被胸衣吸收,但這下……都順著短背心的下擺滲出,淌的

白皙的小蠻腰上奶光致致!



這般誇張的奶水潮湧,只能怪廖瑜的營養太好,乳腺太通暢了!



而似乎是被看著的刺激,廖瑜那被奶水流到幽谷潮濕的陰阜恥丘,居然跟著

泌出羞人的體液。當然,這絲潺潺的春水,還不至於從幽深的蜜膣中滲出,只是

濕潤了緊湊的陰道。



不過如果這時廖瑜邁大步走動的話,運動間自己就會感覺出肉褶蠕動的滑膩

感。



「呃……嗯。」目瞪口呆的秦安趕忙回答廖瑜的問題,不敢再看兀自在那兒

捏著粉拳夾著腿的噴奶人妻,匆忙而去。



至於為什麼不細細欣賞這誇張的奶如雨下……他怕忍不住當場把這個肉彈人

妻給奸了……



廖瑜站在走廊上扶著牆,身子骨有些綿弱無力,不敢再觸碰自己濕漉漉並散

發甜味的雙乳,只能荒唐的看著秦安逃離,呆滯片刻,直到變涼的奶水導致胸口

涼颼颼的,臉上這才青一陣,紫一陣……



但更多的色彩是殷虹如血的羞赧!


showmylist(artdown) 上一篇:淫蕩女家教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 ?? ?第一章我有一個哺乳期的美豔教師



廖瑜,是秦安原來所在的初68班班主任,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少婦,她對秦

安的評價是:「這個孩子,就是每天給我吃千年人參,我也管不了。」



她口中的秦安,現在則是初69班的學生,嗯,幾個月前他重活了。



現在的他,雖然身高在一群孩子裡尚數拔尖,但靈魂則跟同齡的孩子完全不

同——一個歷經滄桑坎坷的成年人。



初秋的日子依然陽光燦爛,只是色系漸淡,遠處婆娑斑駁的竹林間陣陣清爽

被微風帶來,拂過摧平一座矮山而成的操場,滿地塵土飛揚。



新建的教學樓黃白相間的瓷磚鋥亮,雄渾的喇叭聲響起,各個班級的老師站

在教學樓的走廊上,看著操場上一個個列隊時也不會老實的少年少女。



「第七套全國中小學生廣播體操,現在開始,原地踏步走!」



秦安手臂僵硬地隨著節拍擺,以他的心理年齡,再做這樣的事情,實在有些

太過於幼稚和可笑,然而他必須做。



各個班級站立的位置相隔,都是男生一排,女生一排。



「秦安。」成熟充滿雌性的女音響起,讓心不在焉的他回神。



秦安擡起頭來,眼前是一個風韻十足的極品美豔少婦,正是前班主任廖瑜,

標準的鵝卵石臉型,在多年後會成為韓風來襲追逐的潮流,柔順的大波浪長髮盤

在腦後一絲不苟,哺乳期格外豐滿的乳峰鼓鼓蕩蕩,略顯豐滿的腰肢充滿了肉感,

卻並沒有什麼贅肉,反而更加誘人,碩大的骨盆附著的肥膩更是讓臀線誇張地翹

挺圓滾。



就這身條,就完爆所有女性!



天生的尤物,秦安即便反感對方也這樣理所當然的認為。



廖瑜淨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穿著鋥亮的高跟鞋,襯托的本就修長的雙腿愈

發頎長,高跟鞋特有的塑形功能,增添性感的同時讓人不免咂舌,這種嫋娜娉婷

的胴體,放在古代絕不比什麼妲己、褒姒差半分。



這位風情萬種的絕色立在臺階上,只能讓不到一米六的秦安仰視,且對方高

傲的微仰臻首,眼中不掩厭惡的冰冷,讓任昊生不起半分喜歡。



廖瑜暗暗慍怒,她有一刹那的錯覺,剛才這個孩子打量自己的眼光和某種神

態,居然像極了學校裡那些對著她暗吞口水的男同事,雖然沒有明目張膽的邪淫

意味,但這種毫不遮掩的欣賞方式,已讓她非常不爽,特別是這個小鬼她本就討

厭。



「你在看什麼?」廖瑜怒道。



「沒什麼……就是覺得廖老師產後恢復不錯,嗯,不過上了歲數,可要注意

鍛煉身體,多吃富含纖維的雜糧,多做做扭腰運動,更能保持身材。秋風起,餘

毒未散,小寶寶注意排毒降火,水裡要放點清火寶。」上一世,秦安對廖瑜的怨

憤早已在荏苒光陰中淡去,記憶中就只剩對方的火辣難以忘記,更忘不掉那些年

將她當成性幻想對象,而消耗少年過於充沛的海量精力……



但這次再見到她,不知怎麼的,秦安的語氣就有些輕佻和隨意,透著不屑的

狂狷。



「呵,你懂得倒是挺多!」廖瑜不怒反笑,「你不如把這些心思,放在學習

上,我是想看看,你轉個班能有多大出息!」



「這就不煩勞您操心了。」秦安不鹹不淡,雖說被趕出68班只是前幾天,

但對於重活後的他已有二十餘載,如今廖瑜的言語已無威力。



現在想想,除卻當年那種被掃地出門的挫敗恥辱感,秦安覺得自己可能還要

感謝她,若不是換了班,繼續和吵鬧起來不顧一切,沒心沒肺的小女生糾纏下去,

自己能否在初三成績如同火箭般上升,那都是未知數。



秦安記得,剛到69班時,秦安在全年級兩百余人中排到了一百五十名以後,

但是到了期中考試,他已經進入了班級前十,到了期末全鎮所有中學的七科競賽

裡,他是全鎮第五十名,年級前十。



那時候秦安最好成績是年級第五,父親秦淮因為身兼多個班級的英語授課,

卸下了班主任的職務,由語文老師鄧老師擔任,讓秦淮感覺到揚眉吐氣的是,廖

瑜居然要求秦安轉回68班,被秦淮理所當然地拒絕了。



秦安覺得,既然自己以前就可以製造這樣鹹魚翻身,拖油瓶變火箭的事情,

現在的自己更加可以,數學,外語,毫無障礙,物理,化學,稍微翻翻,那些東

西就會回來,至於政治,歷史,無非就是死記硬背,他並沒有太多擔心的,最後

剩下的語文,倒是讓秦安有些頭疼,不過作文那一項,秦安不說拿滿分,總分4

0,拿個35以上絕對沒有問題。



「你給我聽著,不準再騷擾葉竹瀾,那個孩子加把勁衝刺一下,還是可以上

一中的。至於你……哼。」



廖瑜十分氣人的刻薄,她被秦安的態度激怒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不尊重老師,

對老師的威嚴視若無睹的學生。



其實不用廖瑜說,秦安也對那個早在記憶中記不清五官的小女孩沒了興趣。

上輩子秦安偶有閒暇,倒是想過這種無聊的問題——重生後一定要拾遺補缺嗎?



以前的答案是是,而真的重生了,他卻發現對初中充滿代溝的小女孩沒有半

分興趣,更不會惡趣味的玩什麼蘿莉養成。



秦安打了個哈欠,不搭理廖瑜,來了個沈默是金。



效果自然是杠杠的,年齡上的優勢,加上上輩子秦安就是飽經風霜的老男人,

自然,這看似綿軟的妥協實則是太極的以柔克剛,直教廖瑜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鬱氣堵在胸口無處發洩。



恰好做完了操,秦安手插兜轉身就走,這讓呼呼氣喘的廖瑜更氣,頓在原地

再次深呼吸後,廖瑜邁開光潔如玉的小腿,噔噔噔的走向教師樓,踏到走廊後一

陣「噠噠噠」急促而清脆的高跟鞋迴響,顯示出這位元女教師煩躁的心情。



……



然而,秦安幾天後做了把強力彈弓重拾童趣,卻又是記起這事,便惡趣味的

繞到宿舍樓北棟後,尋覓著廖瑜家的窗戶。他記不得廖瑜家具體的位置,也不好

刻意去問,擔心留下些讓人懷疑的蛛絲馬跡。



秦安眯著眼睛,習慣性的摩挲下巴,卻沒了那些紮人的胡碴。估摸著廖瑜家

位置的大概,溜溜達達的探頭探腦,直到看到一條孕婦睡衣,足足有G罩杯的乳

白色胸罩後,秦安篤定。



廖瑜閒暇愛養些花草,陽臺上就放著一大瓶仙人掌,用瓦罐盛著。



秦安躲在樹後,仔細瞄準著,他玩彈弓的實力嘛……



「啪!」自然是極好的。



瓦罐頓時碎裂,破瓦片,泥土,仙人掌一溜兒掉了下來。



廖瑜從陽臺上露出身子,她那張褪去老師莊重嚴肅表情的鵝蛋臉有些迷茫和

驚駭,倒是俏麗的緊,一身粉色的睡衣裸露著白皙的肩頭和輪廓清晰的美妙鎖骨,

高高挺起的一雙豪乳頂的睡衣自乳尖部位往下空蕩蕩的隨風搖曳,下擺的絲滑綢

子偶爾能貼到小腹處,卻看不出半點發胖的凸起。



秦安不無感慨,產後恢復的這麼好,這女人真是天生尤物。



廖瑜看到自己,秦安便露出無辜的笑容,掛著欠揍的表情搖了搖頭,示意和

自己無關。



廖瑜一雙眉梢翹起,慍色難掩,她才不信和秦安沒有關係,她的仙人掌徹底

完蛋了,秦安這麼湊巧就在這裡看著?



可她也沒有證據,看秦安那副模樣,也不是隨便嚇嚇就能讓他承認的,廖瑜

忍著氣,瞪了一眼秦安,離開陽臺後,卻拉開一條門縫,偷偷打量著,要是秦安

還做些什麼,她就可以當場抓住了。



秦安嘿嘿一笑,拉開拉鍊,掏出明顯遠勝同齡人的大鳥,「嘩嘩」撒起尿來。

任昊故意使勁尿,同時將老二上揚,居然尿出了三四米遠……讓人羨慕的強壯雞

雞。



廖瑜天然狐媚的丹鳳眼明顯一滯,臉頰快速漫起豔色,暗啐一下,便有些慌

亂的退離門縫,靠著牆壁後,居然有些心慌意亂,伸手按了按胸口的豐滿,便能

聽到怦怦心悸。



對於這樣的少婦,秦安挑逗起來可是肆無忌憚,而他不知道少婦因為某些原

因空曠已久,激起的情欲漣漪居然久久未的平息。



抖了抖大肥鳥,秦安低下頭,看到自己那東西基本跟成年時尺寸差不離,毛

髮密集得很,根本不是同齡人那沒毛的小鳥,難怪廖瑜看了一眼就跑了。



秦安有些尷尬了,倒是忘了自己天生早熟的生殖系統了……



如果只是稚嫩的小鳥兒,還可以說是小孩子心性,算不上什麼,但都這麼大

了,剛才那不是赤裸裸地耍流氓嗎?



有些尷尬的匆匆回到家,吃過飯,此後的日子裡秦安認真學習,也不怎麼跟

同班的小孩兒一起玩,這輩子不是沒有目標,他的目標還很遠大。



錢嘛,越多越好,重生了說什麼也要做人上人,秦安就是個俗人。



有了錢能享受這世界上最好的物質與女人,上輩子雖有妻女,卻過的不甚美

好,妻子不賢慧,女兒也不像小棉襖……



有過孩子唯一給秦安的感受就是,父母不易,所以他這輩子的第一個目標,

就是百善為先的孝順。



平淡的日子總是飛快。



週六秦安帶著報名費參加了繪畫班,他的第一個賺錢計畫就是畫漫畫。



出乎意料的是,繪畫班的老師居然是廖瑜的丈夫,畢業于湖南師範大學美術

專業的羅波夫。



據說這人辦過畫展,記得上輩子第一次聽說時,覺得羅波夫挺了不起的,只

是以他現在的眼光就另當別論了,羅波夫的畫展顯然不怎麼成功,否則也不會窩

在一個高中當美術老師。



即使是縣一中,也不可能太重視美術這些「雜課」,只是需要一個專業老師

來配合一中的門面而已。



不過秦安也不在乎對方能教的多巧妙,作畫只要入了門,剩下的還是看個人,

最起碼學一下不至於像無頭蒼蠅,有了大概的譜自己也好確定用功的方向不是。



羅波夫週六來到鎮初中授課,也屬於兼職賺點外快,想想廖瑜也在教授音樂

班,兩夫妻倒是增加了不少收入。



秦安也不無八卦的心思,偶爾想過,大概廖瑜夫妻倆就是搞藝術的時候認識

的,畢竟這個羅波夫雖然不說風流倜儻,但外表挺拔白淨,再加藝術的氣質包裝,

倒也能迷倒不少發情期的女人。



繪畫班授課的地方經過了羅波夫的佈置,擺放了幾幅他的得意作品,正牆上

有一個全裸的女子油畫,頓時引起了學生們的一陣低低的驚呼。



女生們羞著轉過臉,男生們偷偷打量著,大概臉紅心跳,還有些衝動吧。



秦安走到油畫下,仔細看著,怎麼覺得這沒有露出胸前兩點和腿間芳草的女

子胴體,豐滿的少婦形象就那麼像廖瑜的體態呢?



莫不是把兩夫妻間的小情趣製作也擺上了?學藝術的果然匪夷所思。



趁著學生動手作畫,羅波夫去了隔壁音樂班看廖瑜教學五線譜,似乎夫妻和

睦的樣子,秦安低頭便開始回憶民工漫——死神,動筆試著畫出男主。



直到羅波夫進來宣佈課間休息,秦安才伸了個懶腰,看了看作品,搖了搖頭。



差遠了,那就努力學習吧,趁著年輕腦子靈活的時候。



……



重活,必須努力,但閒逸的閒暇也要偶有,好調節無聊甚至苦悶的學習生活。



這日,秦安在柔軟的草地上悠閒的小憩,夕陽遠遠搭在了山頭時,秦安才起

身,拿著寫生的四不像畫作慢慢悠悠逛蕩到教學樓。



這會兒舞蹈班的學生正好放學,舞蹈班裡倒是沒有一個男生,他們都抹不下

臉去學跳舞,總覺得那是女孩子才會喜歡的事情。



聽她們議論,教舞蹈的也是廖瑜,她還真是能歌善舞,可惜語文教得不怎麼

樣,秦安就這麼感覺。



秦安不願意和廖瑜碰頭,磨蹭了一陣發現沒有廖瑜的身影,大概是先走了,

這才走進教學樓,他還落下了一支4B鉛筆,一塊錢一根,相當於秦安一天的零

花錢。



走近繪畫班,秦安才突然聽到一陣爭吵聲,聽聲音似乎是羅波夫和廖瑜。



看熱鬧嘛,秦安也喜歡,特別是關於美女的家事。於是他走到窗前,輕輕撥

開窗簾。



總是要先打量宛若東方明珠般耀眼的極品人妻,男人的本性。



廖瑜穿著一身淺灰色的緊身舞蹈服,腰間系著白色的襯衫,下著類似白絲的

緊身七分褲,經常跳舞練出的密大腿十分結實渾圓,大腿粗小腿細,大腿撐的白

絲鼓脹,肌肉不顯難看,反而透著建康的誘惑感,下面露出小半截雪白的小腿兒,

細長的小腿兒沒有肌肉顯露的痕跡,而且不穿高跟鞋也不顯矮,肌膚更是嬌嫩的

晶瑩如玉。



她雙手抱在胸前,讓她那哺乳期鼓蕩著的胸部更加豐碩肥美,襯衫系著腰的

緣故更顯纖細,成熟少婦的臀部曲線誇張地銜接在腰肢上,那種極致的性感曲線

常常會讓人懷疑她做出幅度較大的舞蹈動作時,是不是可以整個身體都隨意曲折,

又不禁讓人幻想豪乳肥臀會蕩漾出怎樣的肉波。



經常練習舞蹈的緣故,廖瑜產後的身材恢復得特別好,並不需要秦安曾經多

餘的提醒,而且那因為生產後變得圓滾滾的肥屁股更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味道,誘

惑力堪稱爆表。



高過廖瑜一頭的羅波夫可謂身材挺拔,小平頭讓他顯得格外精神,只是現在

他涎著臉的模樣,有些讓人討嫌,至少廖瑜現在就擺出了這樣的表情。



「瞧咱夫妻都分開這麼多日子了,自從你有了小囡以後,我們都有一年半沒

有親熱了……」說著羅波夫就走過去摟抱廖瑜。



廖瑜厭惡地皺著眉頭,用力把羅波夫推開,冷聲嗤笑:「你的病好了?」不

掩嘲弄。



「早好了……早好了,不是說好了不提這事了嗎,我以後再也不會了。」羅

波夫一副誠懇認錯的樣子,廖瑜生產後的身子實在是讓他愈發眼饞。



「別讓我噁心!你知道我什麼脾氣,沒跟你離婚還是看在囡囡的份上!」廖

瑜一點面子也不給。



羅波夫終於失去了耐心,臉色變得不那麼好看。



聽著兩人的爭吵,秦安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廖瑜懷孕期間,羅波夫參加了縣

裡的某個美術協會,和經常來協會兼職的一個模特發生了關係……很不幸的是,

這個所謂的模特只是一個得了性病的小姐。



秦安有些無良的聽著牆角,聽明白後更加無良的掩嘴而笑。



羅波夫不算什麼好東西,但也不至於染上病還喪心病狂地在廖瑜懷孕期間和

她歡好,等廖瑜生下孩子後,他染上性病的事情終究沒有能瞞住廖瑜,現在他好

了,終究是按捺不住對廖瑜那一身細皮嫩肉、豐滿性感身材的垂涎。



「滾開!」廖瑜精神潔癖很重,反抗的非常激烈。雖說她最近……特別是看

了任昊的大鳥之後欲火難滅,但是現在她寧願自己扣,用黃瓜茄子鼓搗幾下解解

饞,也不願跟丈夫再有肉體的接觸。



兩個人開始拉拉扯扯,廖瑜跟拍蒼蠅似得,一下不讓丈夫觸碰,結果急眼的

羅波夫便將手伸過去要強行扯開廖瑜的衣衫。



「我要叫人了……」廖瑜腰間系著的衣衫被羅波夫扯掉,露出雪白柔軟的腰

肢,平整的小腹上可見微微凹進去的肚臍眼,居然沒有一點生育過的痕跡留下,

難怪她敢穿這樣的舞蹈服。



「你老實點!都放學了,又是週六,你叫個屁,我們夫妻的事兒誰敢管!」



羅波夫卻有些像「你叫啊,你越叫我越興奮」的小流氓了。



秦安搖了搖頭,今兒剛好帶了彈弓,於是慢條斯理的抽出彈弓,拉了六成滿

的,「嗖」的破空聲後,一粒鋼珠射中羅波夫的大腿骨。



「啊!」



羅波夫一聲慘叫,叫聲中痛苦的意味不少,更多的則是驚慌。秦安心裡有數,

只是逼退羅波夫,不會傷到他。



「羅老師,你不知道還有婚內強姦這一說嗎?所以還是有人管閒事的。」秦

安握著彈弓踱步走進教室。



羅波夫臉色慘白,他不知道秦安聽到了多少,一個老師如果被捅出來染上了

性病,那他的職業生涯就真的完蛋了,「為人師表」,這一個詞就是教師這個職

業最基本的準則,一個有著明顯道德缺失的教師,所犯下的錯誤更加不能被人原

諒。



羅波夫無法想像,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他還有什麼臉面呆在教育系統裡。



「你……你什麼時候來的……」羅波夫身體僵硬地站在那裡,廖瑜眼裡還撲

棱著淚珠,但也是呆滯地望著秦安。



「該知道的我都知道。」



「秦安……你叫秦安是吧,剛才的事情你不要告訴別人。」羅波夫額頭滲著

汗,臉上擠出笑容。



「哦?你指的是什麼事。」秦安戲謔。



廖瑜蕩臂奮力甩開羅波夫的手,看著秦安,又看著羅波夫,也是憂心忡忡,

今天的事情要是捅出去,她也沒臉再呆在教育系統裡了。



「你不配當一名老師……等等,也不要試圖靠近我,我手裡的彈弓威力一般

般,但要打中你臉面,讓你腦袋上多個洞還是能夠做到的……我基本可以做到在

這間教室裡指哪打哪。」



秦安說完親自驗證,熟稔的一秒裝彈發射,一顆鋼珠便從羅波夫耳邊刮過,砰的

一聲擊中牆壁,一大塊石灰便掉落下來,鋼珠鑲嵌進了石灰後,露出的水泥縫隙

中……



剛剛的秦安沒用全力!



羅波夫清楚聽到耳邊的破空聲,這下試圖上前的羅波夫也不敢湊近,雙手擋

在身前,面露懼色避開到一旁,「你說……你說要怎麼樣,只要不告訴別人,有

什麼要求,老師儘量滿足你。」



「不需要。」



羅波夫嚇得有些沒聽清,慌張的從兜裡抽出一張百元鈔票,「這樣……今天

的事別和人說,這錢就給你買糖吃。」



「你當我……去你個媽的。」



秦安本想說當自己三歲小孩,不過十三歲的小孩也差不了,轉過話頭:「老

子跟你要飯?!滾滾滾!」



羅波夫一咬牙,將今天收到的學費都掏了出來,放在桌子上,心想這十三歲

的小孩,看到這麼厚的一疊錢還不能解決?



秦安掃了一眼厚厚的一疊百元大鈔,冷笑一聲:「拿著錢滾!再說一遍。」



顧不得在秦安面前拿捏老師的姿態,羅波夫給廖瑜使了眼神,示意交給她搞

定,慌慌張張地跑下了樓。錢則留在原地。



這下教室裡就剩廖瑜和秦安。



低低的抽泣聲,兩行淚水流淌在廖瑜白淨的臉龐上,濕潤的睫毛潤成一條線,

這般尤物哭起來都是楚楚可憐的味道,很容易就撩撥起男人心中的保護欲和憐憫。



「別哭了。」



秦安的聲音很淡然,他現在只是個十三歲的孩子,去安慰廖瑜不是搞笑嗎?

更何況他對廖瑜沒有什麼好感。



廖瑜哪裡能夠忍得住?這麼些日子的委屈,又在被自己譏諷過的學生面前丟

人,她怎麼能夠忍住?



「再哭,我扒了你褲衩抽皮筋做彈弓射你屁股!」秦安惡狠狠地道,然後才

意識到,自己描述的是多麼誘人的一幅場景啊。



成熟得要滴出水來的豐腴少婦褪去褲子,露出如月圓盤的肥臀,高高地撅起,

兩大瓣兒緊湊的臀肉白皙渾圓,光潔如玉,左右扭動著腚溝間陰影角度漸變……



大白腚搖晃間似乎在閃避什麼,一粒粒鋼珠輕輕地射過來,在上邊留下深深

的紅紫,催起漣漣肉波,更激起了一聲聲如泣如訴的杜鵑泣血,臀瓣間的蜜恥卻

沒羞沒臊變得水暈暈,似被春露打濕的新苗……



不知道這樣的情趣遊戲,有幾個男人能夠忍受,光是想想就讓人激動不已,

尤其是帶著淩辱味道對待廖瑜這種原本掛著高高在上面具的老師,作為被她掃地

出門的秦安應該格外興奮。



秦安有了些許感覺,褲襠裡本就肥大的鳥兒隨著幻想蹭蹭暴漲,早熟的他,

早熟的二弟,猶如孫猴子的如意金箍棒似能無限膨脹……



清醒過來的秦安當然不會真的這麼做,有些彆扭的弓腰看了一眼廖瑜。



廖瑜怔怔地望著秦安,她不能相信她剛才聽到了什麼,但看著秦安眼神中晃

過的絲絲情欲味道,似能順著瞳孔看清那些淫穢的意淫,到讓本就哭的俏臉通紅

的她,耳根子都羞的燙了起來,一張臉此刻竟要滴出血般。



「你流氓!你……你爸和你媽都是正經人,怎麼有你這樣一個兒子!?」



廖瑜忍不住羞怒的教訓起秦安來,居然有學生敢這樣和女老師說話,廖瑜甚至覺

得比秦安剛才拿彈弓威脅羅波夫更不可思議。



只是花信少婦的臉兒嘛,卻好似狐狸精,不自覺的泄出嫵媚。



「呵呵,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說,這裡可不是學校,你就別端著了。」秦

安不屑地道,「我都替您燥得慌。」



任何一個老師,最難做的就是在學生面前低頭,廖瑜也是如此,咬著牙,在

秦安不屑的目光下卻是渾身不自在,仿佛身份倒轉過來,她才是做錯了事,接受

老師批評的學生。



「和我有什麼關係……不要臉的是羅波夫!」在知根知底的秦安面前,廖瑜

也懶得裝樣維護羅波夫。只是著急的嬌叱好似要挽回教師的莊嚴形象。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倒也不錯,趕緊和羅波夫劃清楚

界限,免得到時候真把你婚內強姦了。」秦安冷笑著,末了補刀,「你說萬一他

病沒好利索,給你也染上可就……哈哈。」



秦安是真的幸災樂禍。



「你王八蛋!」



廖瑜怒駡一句,便垂眸深思,她還真有這個想法,和羅波夫的日子是沒法過

了,不如趁早離婚,但現在,她怕秦安把事情傳出去,那樣她處心積慮遮掩不就

做了無用功了?



「放心吧,這事我不會說出去的。說了對我又沒有什麼好處,不說反而還有

好處……至少你沒有臉再在我面前擺出一副神氣的樣子。」



秦安算盤打的梆梆響,羅波夫的錢他也沒拿,就把彈弓揣到後腰,擡腳便要走出

教室。



「等等!你!你這是準備捏著當把柄,威脅我嗎!?」



廖瑜氣憤不已,她終究是個老師,那份面對學生,骨子裡高高在上的感覺終究不

能輕易抹掉,就格外地敏感,不能接受秦安的態度。



「你不要以為我怕丟人!反正作風不正的也不是我!」



「你不也跟著丟人?你放心,我不至於要你的錢,你人嘛……」秦安佯作色

迷迷,引得美豔人妻有些警惕的瑟縮渾身美肉。



「你人我也不要,只要你答應我一個小條件。」秦安不著急走了,站在門口。



廖瑜還沈浸在「要你的人」的震撼中……她算是見識了,秦安這個學生已經

脫離了小流氓的階段,簡直就是老流氓,老油條,十三歲的孩子,說起話來和那

些時不時地爆出黃段子的中年男人有什麼區別?



別說,她的直覺很正確,這個小孩身體裡裝的確實是中年大叔的靈魂,還是

一個當過兵,在政府機關當過小官的,嗯,算是精英的中年大叔。



「喂,你聽明白了嗎?」



「你說……我剛才沒聽清。」廖瑜煩懨的板著臉。



「期中考試以後,如果我的成績還過得去,能排進年級前十,你就去給我爸

低頭,請求我轉回68班,當然我不會同意,只是你必須做這個姿態,你讓我爸

丟臉,你就得補給他這個面子。」秦安侃侃而談,丟下廖瑜一個人,他不怕廖瑜

不接受這個條件。



「是不是這樣,你就答應保守秘密?」廖瑜舞鞋都沒換,就急匆匆的追上來

確認。



秦安一回頭,廖瑜卻著急忙慌的一個不防,整個人撞上了秦安。



秦安雖然發育得快,身高拔尖兒地長,但廖瑜身量極高,這時候秦安也不過

比她肩頭稍高點,他擡著腿往樓梯下走去,正好整個臉都撞進了廖瑜懷中。



豐滿圓滾,極有力道的彈性印著他的臉,撲鼻的乳香,還帶著一股極淡的奶

味,讓人心神迷醉。



然而任昊根本來不及沈醉那驚人的綿彈,就被duang的一下彈了出去,

踉蹌著差點滾下樓梯!



這奶子跟裝了彈簧一樣,賊有彈性!



「哎喲……」廖瑜吃痛,捂著撞出奶水的胸脯,臉頰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風

情萬種的嬌羞,原本白淨到沒有血色的肌膚染紅著要滴出血來一般。



然而廖瑜這一捂,一方面按的比較用力,另一方面剛好捏到點上了,嗞嗞的

奶水不要錢的順著胸口往下浸濕!



哺乳期廖瑜選得是儘量柔軟輕薄的胸衣,跳舞的時候就甩個不停,可好歹滲

出的奶水有限,將將都被胸衣吸收,但這下……都順著短背心的下擺滲出,淌的

白皙的小蠻腰上奶光致致!



這般誇張的奶水潮湧,只能怪廖瑜的營養太好,乳腺太通暢了!



而似乎是被看著的刺激,廖瑜那被奶水流到幽谷潮濕的陰阜恥丘,居然跟著

泌出羞人的體液。當然,這絲潺潺的春水,還不至於從幽深的蜜膣中滲出,只是

濕潤了緊湊的陰道。



不過如果這時廖瑜邁大步走動的話,運動間自己就會感覺出肉褶蠕動的滑膩

感。



「呃……嗯。」目瞪口呆的秦安趕忙回答廖瑜的問題,不敢再看兀自在那兒

捏著粉拳夾著腿的噴奶人妻,匆忙而去。



至於為什麼不細細欣賞這誇張的奶如雨下……他怕忍不住當場把這個肉彈人

妻給奸了……



廖瑜站在走廊上扶著牆,身子骨有些綿弱無力,不敢再觸碰自己濕漉漉並散

發甜味的雙乳,只能荒唐的看著秦安逃離,呆滯片刻,直到變涼的奶水導致胸口

涼颼颼的,臉上這才青一陣,紫一陣……



但更多的色彩是殷虹如血的羞赧!